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嘉瑞】冷漠时代 R18

  • 题目随便取的,不过计划以同样题目再开一篇现代PARO的车

  • 第一次写嘉瑞,求轻吐槽~




“祖玛、雷德,你们随便到哪儿去待一会。”

祖玛和雷德站在山上,看着脚下被砸得面目全非的峡谷,坚硬的山壁仿佛易碎的泡沫纸,不知怎么就被拦腰折断。河道也被弄的乱七八糟,刚才大罗神通棍凌空把一块有小半个凹凸大厅体积的石头抽到河口,短短几分钟过去,那里出现了一片浑浊的湖水。嘉德罗斯和格瑞若无其事地站在他们的造物之上,不知是警惕还是亲密地对视着,今天仍然不算分出胜负,于是到了不一样的娱乐时刻。

心照不宣,不言自明,刚才还在山顶观战的两个黑影迅速消失,谁都需要乐子,特别是在这个充满黑色幽默的死亡竞赛场,所以谁也不会拦着谁找乐子。

格瑞却在叹气,“今天有事。”

他转身想走。

然后那根熟悉的棍子瞬间插进他面前三步的地方,威风凛凛地竖在那里。

“我就是你最大的事。”嘉德罗斯宣布。

平心而论这不是嘉德罗斯的胡搅蛮缠,积分排名榜第一自然说话掷地有声,况且格瑞本来就有90%的几率先拒绝,这仿佛成了他们真正开始前的仪式。看啊,嘉德罗斯心想,他绝对不是真心的。格瑞的背影看起来性感至极(拜他所赐,那里的衣服被撕开一条开到腰窝的裂口),血迹和淤青下面有上次他们留下的浅色伤痕,嘉德罗斯身上也有一些,被他当勋章一样的留下了。

格瑞又叹了一口气,回头盯着嘉德罗斯脸上的星星,对他竖起一根食指。

一次?嘉德罗斯挑眉,今天打成这样显然是不够的,他回给格瑞一个剪刀手。

格瑞面无表情,转身就走。

“好了,好了!”嘉德罗斯投降般举起双手,把这次让给格瑞的在心里悄悄记账,“那你答应我一个要求。”

格瑞的神情有些警惕,但好歹站住脚步。

“喏,”嘉德罗斯不知什么时候窜到他身边,一伸手就把格瑞因为打斗摇摇欲坠的发带给拽了下来,格瑞的银色长发披散在肩上,因为从来没人料理,反而显露出奇异的凌乱的美感。嘉德罗斯的气息在格瑞的左脸颊迅速蹭过,他踮起脚攀住格瑞的肩膀,乐滋滋地说:“你这样像个小女孩似的。”

常年堆砌在格瑞嘴角的积雪忽然融化了一刹,那里抬起一个微小的弧度,竟然有初春溪水破冰鱼群奔流的浩大声势。嘉德罗斯不常看到格瑞的笑容,而且不算那么乐意看到,因为它总有种迷惑人心的力量,像格瑞身上除开烈斩以外的第二种元力。嘉德罗斯有时候会因为这个东西头晕目眩,比如现在;有时候则恨不得用大罗神通棍把稀薄的云层和宇宙一起捅破,当格瑞对别人笑的时候。

然后,不出所料的,格瑞拿着笑容当武器,从容地把嘉德罗斯的发带粗鲁地拽了下来。现在两个人都披头散发,嘉德罗斯散下头发以后看起来相当乖顺,格瑞觉得挺可爱的。

于是他的笑容扩大了点儿,回击嘉德罗斯说:“你也不差。”


三轮车点我




END

评论(20)

热度(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