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嘉瑞】任务E 一

  • 哨向设定,哨兵嘉X向导瑞,三更完结,后续有车。

  • 世界设定不科学不科学不科学...

  • (中二之魂大爆发



 

1

 

“吱——”雷狮手中一柄巨大的锤子砸在面前的节肢动物身上,它发出一声惊人的惨叫,坚硬的甲壳下渗出粘稠的绿色液体。雷狮冷冷地看着这只在地上不断抽动、死而未僵的三叶虫,它连眼睛都没有,但光凭外形就足以让人感到恶意,像一场故意设计的噩梦。这种早在二叠纪末期就已经灭绝的虫子于人类的末世和浩荡的虫类大军一起卷土重来,人类不得不艰难守住自己的阵地。

如果被这类虫子碰到,雷狮想,嘴角不由得漾起冷笑,他会被扑倒在地,战甲能帮他挡住三叶虫纤毛末端渗出的麻痹毒素,但前仆后继像潮水一样涌来的后续部队会把他淹没。没人会救他,也没人能救他,甚至打扫战场的人都得花费不少力气才能找到他,再把冰冷的他从一堆狼藉和虫类尸体里拉出来。

幸好是哨兵。幸好雷神之锤一直好好地握在他手中。

可雷狮自己注意不到,他的呼吸正随着他的思绪越来越重,战场上像是出现了一个小型的漩涡,带着血意的黑云正越来越低地压向他的肩膀,他的精神体——那只雪狼——一尘不染的亮银色皮毛好像染上了血污,乃至呈现出某种灰败的气息。就在这时,一只白色的隼破云而来,它在天空的高处发出一声轻啸,竟然笔直向雷狮俯冲过来。

雷狮愣了愣,任由那只白鸟落在自己的肩膀上。

……原来我过载了么?

疑惑尚来不及反应,一阵清风已经携着雪屑从遥远的地方吹来,那层浓黑色的云像被吹熄的蜡烛烟一样一碰就散,雷狮的眼睛还盯着那只三叶虫,但一直如影随形的东西消失了。它看起来挺可怜的,被砸得面目全非,雷狮才发现原来它甲壳的颜色不是黑色,而是大地的土黄。突然,雷狮向后退开半步,右手挟着雷神之锤横扫,浓云背后的某处滚过轰隆隆的雷声,雷神之锤划出完美的弧线,把从刚才起一直躲在雷狮背后伺机而动的银甲虫击得粉碎。

那只隼默默地停在雷狮肩上,看他完成这雷霆一击,随后它摇摇脑袋,振翅飞走。因为这个战场上需要他的哨兵远远不止雷狮一个。

 


2

 

圆形会议室里,一场作、战会议正在举行。格瑞正襟危坐,腰杆笔直,但有些疲惫的眼睛泄露了他的秘密。昨天那场战斗对他的精神力消耗很大,毕竟那些习惯玩命的哨兵们没一个好对付,暴躁起来简直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他没有放出精神体,于是雷狮的雪狼、金的金毛、甚至凯莉的鹰都找不到目标撒欢,只好为了争夺格瑞身边的空位在一旁打架。在座的各位都对这样的场景习以为常,该开会的开会,该打瞌睡的打瞌睡,圆桌上首的一个位置今天仍然是空着的,不过他们也都知道这个位置属于谁。

“如果我们要向E区突进,现在的常规作、战人员就是不够的。”雷狮懒洋洋地靠着长椅。

“没关系,突破防线之后你们就可以准备后撤,我们有相对应的战、略部署。”丹尼尔回答。

格瑞抬起眼皮,他知道对应的战、略部署是怎么回事。

丹尼尔翻开一沓文件,冷静地继续说:“所以,在三天后的代号为Evolve的任务中,格瑞在虫类防线完全突破之前不会参与战斗。相对应的,我们会安排多个向导与你们一对一组队,可以理解吗?”

“可以”、“能”……各位哨兵们答应得稀稀拉拉,他们的战术会议向来没什么纪律,格瑞只是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反正这样的特殊安排也不是第一次,作战部、队的第一向导实至名归,自然免不了被安排在危险边缘的钢丝绳上。格瑞的共感能力很强,可以同时负责调节多名哨兵的情绪;长年训练则让他的格斗术即使与哨兵战斗也不会吃亏,带来杰出的野外适应能力。格瑞是这里的最强武器之一,排名第二,却比最强的那个曝光率和出勤率都要高出许多,因为他会参加几乎所有的常规战斗。

丹尼尔看出格瑞精神欠佳,不得不开口提醒:“这几天请好好休息,格瑞,之后和嘉德罗斯搭档你会很累。”

“知道了。”

格瑞回想起那人嚣张跋扈的笑容,他叹了口气,说,“没关系。”

 


3

 

在格瑞宝贵的三天调休时间里,嘉德罗斯竟然还来找过他一次。传说中的第一哨兵极少出现在基地里,但凡出现就是寻衅滋事、找人打架,这次也一样。嘉德罗斯在茫茫哨兵的海洋中瞬间锁定了格瑞,仿佛从头到尾就只看到了一个人。

“格瑞,来打架——”

其他哨兵不得不暂时放下手头的所有事情,竖起防备抵抗嘉德罗斯不自觉释放的威压。他们很宽容,不会因为这种问题责怪嘉德罗斯(主要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活腻,据说嘉德罗斯根本分不清谁是战友)。雷狮揉揉手腕,帕洛斯跟着站起来。格瑞则冷静地喝下一口牛奶,转过视线不看人。

当然,无论格瑞在基地里的名头有多响亮,他都不会主动去领受嘉德罗斯的约战。向导和哨兵的力量本来就有天堑,和嘉德罗斯打起来多半和大狮子按着一只猫玩闹的状况没什么区别。所以嘉德罗斯的挑衅除了让第一哨兵和第一向导有情况的流言蜚语愈演愈烈以外,压根什么作用都没有。

“没空,”格瑞手捧任务书,“你和别人打。”

嘉德罗斯瘪着嘴,竟然还好意思表现得委屈。

“其他人我都不认识。”他嘟哝。

 

其实即使对于格瑞来说,嘉德罗斯也是个相当陌生的存在。

首先,他们很少见面,见面的场景也通常不怎么适合交流——没人会在生死攸关环境糟糕的地方生出谈天说地的兴致的!

上次见面时他和嘉德罗斯被直接空投进虫子堆里,要去捣毁一个巢穴。嘉德罗斯一马当先,直接旋转棍身横扫一片,格瑞勉强在他弄出来的安全区里站直,就看到嘉德罗斯的情绪波动已经夸张到了不得不干预的状态,深深浅浅的红色像是密布的血点。他的隼一刻不离地伏在那头狮子的脊背上,格瑞自己则要见缝插针地和嘉德罗斯产生物理接触,才能不断把他从过载的危险边缘拖拽回来。这也是他和嘉德罗斯必须一对一组队的原因。

缺乏了解恐怕更能解释格瑞所笃定的陌生。

作为向导,格瑞的交流障碍相当严重,但他和基地里的哨兵都挺熟悉,全是身不由己的工作关系。出于尊重和礼貌,平时没有向导会试图解读非结合关系的哨兵的精神世界,但在战时,为了净化那些哨兵脑子里的暴力记忆,格瑞还是在所难免地看到了他们精神世界的边角。比如金的精神世界是一片相当宁静的麦田,麦田的尽头是一座小小的屋子,格瑞没有问,但金兴冲冲地告诉了他,说那间小房子他想和秋一起住。再比如凯莉的精神世界,相当具有艺术感的色块撞色,还有数不清的糖果和玩偶,格瑞不信凯莉这么孩子气,她笑嘻嘻的说每个玩偶都有名字的啊,那只兔子叫格瑞。诸如此类。所以不管格瑞意愿如何,他对他的战友们的过去、爱憎、甚至未来都了若指掌。

但嘉德罗斯是一个意外。

——格瑞没有办法真正进入嘉德罗斯的精神世界。

嘉德罗斯的精神世界从外部来看是一个黑色的球体,上面好像贴满了“危险”、“封闭”和“禁止”的标签。格瑞只能通过缠绕着这个黑色球体的、不断变色的线条感觉到他的情绪起起伏伏,对其余的一切一概不知。

有时格瑞会对嘉德罗斯产生某种更为具象化、却毫无逻辑的想象。嘉德罗斯的战斗非常华丽,金色的光弧像雾气或是羽毛一样飞散在黑暗中,那样的画面甚至具有一种神圣感,好像嘉德罗斯不是哨兵而是救世主,他的屠杀其实是一场救赎。但是,正在战斗的人在格瑞眼中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沸水,表面如此愤怒,内里却如此寒凉,水下根本空无一物。

格瑞对这些无能为力,虽然他并不是全无尝试。

上次他们在巢穴的内部碰到了不大不小的麻烦,那只母虫太大了,旋转起来和远古的战车一样,如果由着它滚来滚去,没几个回合他们可能就会被坍塌的岩石活埋。格瑞牵着嘉德罗斯的手,准确地说是嘉德罗斯拉着他在有限的空间内迅速转移。那个黑色球体疯狂地转动着,格瑞无论做什么都不能停下它,很快格瑞的胃部涌上一股烧灼感,额头也烫得惊人。他的情绪竟然被嘉德罗斯带动起来。

……冷静,冷静。

格瑞深吸一口气,他开口,问紧紧抿着唇的嘉德罗斯:“其实我一直想知道,你有感情吗?”

“哈?”大罗神通棍冲着母虫的肚子狠狠地来了一下,抽出来不少尚未成熟的幼虫。“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嘉德罗斯说。

格瑞点点头,坚定地说,“我要进入你的精神世界。”

那是格瑞第一次从嘉德罗斯的眼神里捕捉到惊慌,之前他一度怀疑嘉德罗斯的程序里压根没有这种东西。“不,格瑞,你进不……”

嘉德罗斯的话没有说完,因为格瑞根本没听他的。嘉德罗斯感到耳边吹过一缕清风,在他焦渴的内心落下一滴两滴雨水,这是格瑞试图与他同调的征兆。嘉德罗斯试图阻止,但为时已晚,那缕风很快被缠进嘉德罗斯精神世界外永不停息的黑色风暴里。格瑞漂亮的紫色瞳孔瞬间变的空茫一片,最后的意识是嘉德罗斯把已经陷入昏迷的他背到背上,紧接着,无边的黑暗接住了他。

再醒来时格瑞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基地的病床上,满眼的白色让他不禁有些反胃,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那些幽暗的地方。嘉德罗斯站在他的床边,脸上和额头上都有治疗的痕迹。格瑞习惯性地检视嘉德罗斯的精神世界,发现那个黑色球体奇迹般地相当平静,围绕它的一圈一圈透明的光线像荡漾开来的波纹。

格瑞能猜到嘉德罗斯独自一人完成任务有多不易,心虚和内疚极为罕见的出现在格瑞心里,“嘉德罗斯,听着,我很抱歉……”

嘉德罗斯低头看他,唇边大概是一个笑容。

“下次别这么做了,除非我们结合。”嘉德罗斯说。





TBC




PS,其他提及人物都是战友关系~~ 

评论(3)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