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嘉瑞】任务E 四

有一丢丢R18内容日常被屏蔽,大家走AO3


----------------------------------------------


8


又被屏了走这,小天使们记得点一下Proceed


“格瑞,”嘉德罗斯埋在他的胸口说话,“我好开心。”

格瑞一点都不想接话,坚决杜绝尚在他身体里的那玩意有理由再兴风作浪一次,只好生硬地转移话题:“你之前要说的,你住的地方,还有你的银行卡密码,现在可以说了。”

嘉德罗斯指着自己的胸口,“嗯……现在你可以直接看。”

代表嘉德罗斯精神世界的黑色球体现在正向他敞开,像温柔的夜色一样,沉静,安全,让人不自觉想沉浸其间。格瑞的身体很疲惫,精神却像受到了鼓励,化作一片小小的雪花,不由自主地飘向那里,轻巧地落进嘉德罗斯的世界,被完整的地面拥抱。

他首先落在一片湖上,却并没有被湖水融化,而是继续自由地向湖心坠落。过不了一会儿,他看到了水下闪烁的金色光芒,嘉德罗斯的代表色好奇地在他身边环绕,为他照亮一切。格瑞继续下沉,接近湖底的地方反而更加明亮一些,因为那里有无数金色的导管以某种繁复的几何形状排布,包围着最中心一个金色的茧。说不上为什么,但格瑞就是知道这是嘉德罗斯住的地方,也许也是他诞生的地方。基地拥有一处庞大的地下水系,格瑞作为核心战斗人员有所耳闻,基地的地下室其实是一片被困住的死水,再也无法流向大海。格瑞以前不知道为什么基地里会有这样的区域,还猜测过是不是武器的秘密研究实验室,现在问题有了答案,那里属于嘉德罗斯,那片寒冷的禁区是嘉德罗斯的家。

但水对于雪花来说总是温暖的,格瑞觉得自己的状态仍然不错,便继续向金色的茧靠近,从它表面的小伤痕钻进茧的内核。虽然表面看起来明亮璀璨,但茧的内部是一片黑暗,只有上部有一扇圆形的小窗,可以看到外面璀璨的世界。外面金色的光线野蛮生长,像是一棵又一棵生命树。

Godrose,格瑞不合时宜的想到嘉德罗斯的名字,上帝的玫瑰。就像眼前的画面一样,足够浪漫,也足够冷漠。

下一瞬间,雪花摆脱了核,或者说是被它转移了。等格瑞缓过神来的时候,他竟然真的躺在一片雪原上,还变成了他自己。他下意识地拢起袖子,然后吃惊地发现一点都不冷,好像细细的雪从天而降,只是为此处播撒圣洁。格瑞挪动脚步,觉得不是第一次造访,或者天生就知道该向何处去,他只需要凭心意向前。

等到格瑞的睫毛上压满不融化的雪片的时候,他看见了水。那是一条河,约莫四五米宽,一岸被冰雪覆盖,一岸长满火焰,格瑞站的地方仍然冰封千里,河对岸却是一片赤地。同样的,格瑞也感觉不到热力,只能感到对岸火焰和岩浆里流动的全是暴躁的情绪,暴力、愤怒、杀戮……很像他每次试图从嘉德罗斯身上净化的那些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格瑞自言自语,紧盯着对岸皱起眉头。

他没有询问的对象,在这里找不到嘉德罗斯,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就是嘉德罗斯。冰和火,落雪和岩浆,孤寂和暴躁,矛盾的全部。

格瑞的视线重新落回河面,他决定渡河,不管对面的世界是不是让他恐惧。就在这时,他在河水中心看到了一块绿色的晶石。

 


“那是什么?”格瑞暂时退出嘉德罗斯的精神世界,醒过来后发现他正靠着岩壁坐着,身上的感觉比刚才自然多了,也不知道嘉德罗斯对他做了什么。嘉德罗斯则对着岩壁敲敲打打,大罗神通棍在他的命令下无限拉长,可好像就是够不到他们头顶那个小小的光点。

“出不去啊……”嘉德罗斯难得郁闷,出于某个众所周知的原因,他现在对世界又完全生不起气,很快就能和它和解。“哎,格瑞!你醒啦!看完了么?知不知道我的银行卡密码了?”

格瑞的眼神有点茫然,“嘉德罗斯,你精神世界里那块绿色的晶石是什么?”让我觉得很亲切,但又有种说不上来的伤感。

“哦,原来你能看到那个,那就好办了。”嘉德罗斯突然的笑容让格瑞有点不舒服,“打碎它吧。”

“它是什么?会怎么样?”格瑞的不适更浓了,决定如果嘉德罗斯不说清楚就绝不动手,他很不放心。

嘉德罗斯说:“那是一扇门。打碎它之后就可以执行删除任务,然后我就可以重启。”

“门通往哪里,我会删除掉什么?”

嘉德罗斯又笑了笑,很好看,只是像漂浮的雾气一样很快就散,“你会删除掉我的感情。这个本来就不该存在的。”

他是人造人,感情对他来说就是伪命题,这是嘉德罗斯的画外音。

格瑞忽然也笑了,“为什么不存在?我凭什么让你重启?嘉德罗斯,如果没长大就不要说什么我爱你。”

“你才没……!”嘉德罗斯顿时上火,金色的眼睛里纯然的怒意一闪而过,随后他泄了气,把浓重的情绪强行按下,“格瑞,你别闹*,不然我们上不去的……”

“门通往哪里?”格瑞不理他,继续问。

“……”

嘉德罗斯沉默半晌,“我也不知道。”

他是真的没把握格瑞会看到什么,他其实根本没料到格瑞会看到那块绿色晶石,因为那只是一个小小的愿望……一个已经实现过的小小愿望。

“很好。”格瑞丢下两个字,清澈的紫色眼睛迅速被风雪覆盖。他重新进入嘉德罗斯的精神世界,这次竟然直接站在绿色的晶石旁边,河水不深,仅仅淹过他的大腿。格瑞把手放在晶石上面,身影迅速从原地消失。

他走进了门。

 

 

 

TBC




* 想螺丝说别闹的恶趣味,好啦我知道我一直OOC_(:з」∠)_

** 有一些象征


评论(3)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