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嘉瑞】暗中观察工作日志 1




 -------------------------------------------


1

 

大家好,我叫金,从今天起我要开始记录我在新工作中碰到的趣事,哦不,是吸取到的经验和教训。

我工作的地点叫Kingsman,虽然从表面上它看只是一家裁缝店,但实际上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厉害的特工组织(后半句划掉,好像不能说来着)。我的邻居格瑞比我早找到工作好多年,他一直告诉我他在做西装寄卖之类的工作,结果有一次我正好在Kingsman门口碰到他,胸口还别着那个特别的金色胸针,我才知道他原来一直在这里工作,骗我!

格瑞当时看到我相当惊讶,但他只来得及叫一声我的名字,注意力就迅速被转移了,因为有个金色头发的家伙正在扛着什么东西和他对轰。格瑞立马踹了我一脚,丹尼尔刚送给我的新礼服都脏了,我趴在地上,隐隐约约听到格瑞低声对我说了一句「抱歉」,之后就很自然地又端起枪,和那个看起来很危险的家伙继续干架。

我很确定我的发小不是什么暴力狂,他为什么会这么冲动我也不知道。之前我经历过很多次死里逃生的训练,和我的小巴尼(它是一只可爱的金毛犬)生死与共,有一次还被人从飞机上扔下来,但我从来没有像那天一样感觉距离死亡这么近,抱住头还能听见各种可怕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开,睁开眼睛却什么都看不见,因为眼前都是烟。我叫了好几次格瑞他都没理我,好不容易等烟散开,我才发现这里竟然没有被炸平,反而一切如常,可格瑞和刚才那个金色头发的家伙都不见了!

我有点腿软,刚站起来就撞到了一脸咬牙切齿但还勉强笑着的丹尼尔……后来我才知道那两个人都被他用代行神旨暂时扣住了。

 

 

2

 

我当然问了丹尼尔为什么格瑞也在这里。他先是纠正我要叫他亚瑟,然后说「兰斯洛特,好吧,格瑞,但以后金你要自觉使用代号称呼他,以免我们被敌人识破身份,是Kingsman排行第二的优秀特工,他一直在为我们工作。」

兰斯洛特……?好奇怪的名字,怪不得不会被识破呢。

我又问丹尼尔格瑞现在在哪儿,丹尼尔说兰斯洛特和加拉哈德正在执行任务,现在不在这颗星球。顺便一提,加拉哈德就是No.1,你之前看到的金发的人。

啊,我一张嘴张得有两个大,那个人竟然能排行第一?!怎么好像很不靠谱的样子啊。而且上次他和格瑞打得那么凶,怎么能一起执行任务!

「别担心,他们公私分明。」丹尼尔看起来确实一点都不担心,他把我带进有一张古朴长桌的会议室,旁边整齐地摆着七八张做工考究的椅子。丹尼尔给我指了靠边的一把,说「那么现在可以开会了么?」

我吐吐舌头,到长桌边我的位置上坐好,低头发现桌上还摆着一副眼镜,丹尼尔叫我把它戴上,他也戴上了自己面前的一副。戴上眼镜之后我才发现原来空着的每个凳子都有他们特定的主人,不能到这儿来集合的人都通过全息投影到场。所有人都一身西装,正襟危坐,看起来优雅又锐利。格瑞和那个叫什么……加,嗯……加拉哈德的人也在。他们的座位相邻,目前看起来不会打架。

丹尼尔用指节敲桌子,宣布会议开始。

他说:「我们的时间很紧张,我只说两件事。第一,日前莫雷莫德在某个绝密任务中失踪,完全与Kingsman失联,我们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所以现在我宣布,暂时将原排行第三除名,由原排行第四的兰马洛克接任。」

代号是兰马洛克的人「啧」了一声,看起来就是个嚣张跋扈的家伙,竟然穿西服还戴头巾。

「我不干。」他说。

坐在他旁边的是个绿眼睛棕头发的男人,听到这话之后直接顶了一句,「恶党,注意你的仪态。」

「哟,笨蛋骑士又在多管什么闲事啊?」兰马洛克邪笑,我顿时觉得他比加拉……加拉哈德还吓人。

不过看来Kingsman的员工们都不怎么和睦的样子?我忽然有点放下心来,原来不怪格瑞不会处理人际关系啊。

丹尼尔的面子好像有点挂不住,他开口:「兰马洛克,高文,请保持安静,有什么不满欢迎私下找我沟通。现在我们来说第二件事,为我们的预备役成员举行一个欢迎仪式。」

丹尼尔看着我。

我抓抓脑袋,这么多人同时看我我还有点儿不好意思,「嘿嘿,大家好,我叫金。」

格瑞说:「他为什么没有代号?」

「兰斯洛特,」丹尼尔的表情很平静,「非正式成员都没有代号,你忘记了吗?」

「那你就不应该让他来开会。」格瑞和他针锋相对。

我的脸有点红了,不知道格瑞干嘛突然生气。

丹尼尔依旧淡定,「这是神的旨意,我只是代为传达而已。」

一直没说话的加拉哈德突然「嘁」了一声,他说:「不过就是渣渣,今天开完会说不定明天就不见了。」

「我才不会不见!」我说。

加拉哈德完全不理我,转过头对格瑞说:「喂,格瑞,开会好无聊,我们来打架吧?」

「别乱来,嘉德罗斯。现在还在开会。」

等等……你们俩这不是互相叫名字了么?而且你们在一个位面吗,难不成用全息投影也可以打架?公然在会议上约架好像不太好吧……

然后我看到丹尼尔的脸绿了,看起来好吓人。

 

 

3

 

两天后,我在家里抱着巴尼玩的时候接到了格瑞的电话,他说,要我现在就到多佛大道334号的酒吧去。我知道那里,离我家不远,牛奶和啤酒都很好喝,以前格瑞挺喜欢去的。

到了之后我才发现靠窗的座位上已经坐了两个人,一个是格瑞,一个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叫嘉德罗斯,就是那个金色头发的混蛋,怎么哪哪儿都有他。他们脸上都有创可贴,虽然目前谁也没理谁,但气氛还算不错,至少格瑞面前的牛奶已经少了大半杯。

我走过去,坐下,才发现座位和桌子之间还放着星际旅行箱,难不成他们刚从别的星球回来吗?

格瑞开门见山:「金,我希望你放弃成为Kingsman的一员。」

「为什么?!(#`皿´)」我难以置信。

格瑞又灌下去一口牛奶,还在上唇留了一圈白白的奶渍,大概他心情并不好吧。「因为你只是要找姐姐而已,没有必要来这里,Kingsman对你来说太危险。」

「我不干!」

因为明明很有趣不是吗!

嘉德罗斯从刚才起就侧着头,我猜他在看格瑞的嘴唇,犹豫要不要在格瑞气头上的时候提醒他拿纸擦擦。最后嘉德罗斯没说话,我暗暗地庆幸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虽然他的笑看起来哪里怪怪的。

就在这时,酒吧的大门被人弄开了,我一看就发现大事不好,那是一群从登格鲁星就开始追着我和秋不放的混蛋,也不想想看姐姐怎么会看上他们!他们大概是最近偷渡到凹凸星来的,总之这段时间经常找我的麻烦,格瑞应该不认识他们。

「金——好久不见啊。」领头的那个人叫乔什,一头蜷曲的红发,看起来就乱糟糟的。「这次还是不准备告诉我们秋姐在哪儿吗?中心医院的床位你应该提前订好了吧?」

我深吸一口气,经过这段时间在Kingsman的训练,我想我一定比几周前要厉害多了,至少也要把他们中的一个和我一起打进医院。格瑞双手抱臂,在搞清事态之前应该不准备帮忙。嘉德罗斯的屁股在椅子上挪了一下,他伸手搭住格瑞的肩膀,表情好像在说事情比刚才要有意思多了。

格瑞叹气,突然开口:「诸位,我有一个请求。首先声明因为某些事我现在的心情很不好,但我仍然暂时无心插手你们之间的私怨。所以……先生们,可以允许我先把这杯牛奶喝完么?你们打架的时候难免对它有磕碰。」

乔什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他哈哈大笑乐了半天,一手撑在格瑞面前的桌子上,「嘿,奶渍小子,一身奶味儿的小娃娃,竟然在和我讲条件?你再抱着牛奶喝一百年也不会长到我这么高了。」乔什向我们展示了一番他的肱二头肌,也没有放过一脸看热闹表情的嘉德罗斯,「还有你这个娃娃脸,你们都是金的帮手吗,笑死人了,不如我让你们一只手吧,怎么样?」

嘉德罗斯的表情顿时森寒如冰,金色的瞳孔里有什么东西跳动了一下。

可是格瑞马上把他按住了,「嘉德罗斯,会死人的。」

然后他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乔什大概以为格瑞要跑,还热心地给格瑞配旁白,「你们看,这个小子果然有先见之明,比傻坐着的两个金头发聪明多了。」

格瑞向外走,手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了一把伞柄是莹绿色的黑伞。乔什又瞪了我一眼,不过此时他大概觉得逃走的格瑞更能愉悦他,就不怕死的补充说:「WOW,现在才发现,你的屁股挺不错,不如今天晚上到我那儿去,我喂你喝……」

乔什的「奶」字压根没说完,就被嘉德罗斯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打扁了。我一点夸张的成分都没有,真的是扁,酒吧的地面直接被砸出一个大坑,从我这个角度看乔什大概被砸成了一张纸。

???到底发生了什么???

「臭虫。」嘉德罗斯还坐在刚才的地方,看起来余怒未消。我张口结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深刻意识到嘉德罗斯作为排行第一的特工,气势竟然可以强到这种地步。

乔什的同伙们也吓呆了,立刻意识到如果再不走变成纸的就会是他们。结果已经晚了,只见格瑞慢条斯理地走到门边,把门栓依次扣紧。

「Manners, make it,man.(不知礼,无以,立也。)*」他回过头,「今天我将教会你们这句话。」

虽然那些混混们拿刀的拿刀,掏枪的掏枪,但显然他们是连格瑞的一根手指也打不过的。我发现这么多年过去,格瑞的打架方式和以前大有不同。以前大家都是拼命,以杀招换杀招,打起架来有股不顾命的意味。可是现在格瑞的战斗仿佛艺术,即使要夺人性命也是绅士,只见格瑞轻巧闪过一次肘击,顺力一带就让这个声势浩大的攻击落在他同伴的身上。之后格瑞从容转身,仿佛背后有眼睛一样,那把冲他捅来的小刀就「噗嗤」一下捅进了木质吧台。格瑞随便对着偷袭的人踹了一脚,那人就呕出一口血,可能肋骨瞬间断了好几根。最后竟然有个走投无路的人掏出了左轮,格瑞不慌不忙,撑开他的伞,那些「轰隆隆」打过来的子弹就全不见了。这人看看一发子弹也不剩的手枪,又回头看看已经是一张纸的乔什,竟然双手抱头,直接蹲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格瑞摇头,冷漠地转动伞柄,有什么东西从他的伞尖弹射出去,那个懦夫应声晕倒。

「啪啪啪。」嘉德罗斯现在看起来和颜悦色多了,竟然还在鼓掌。「打得很漂亮,但格瑞你对他们也太温柔了。」

格瑞绕过大洞,走过来把他杯子里的最后一口牛奶喝完,才向不知是死是活的纸乔什瞟了一眼。

「嘉德罗斯……」格瑞放下杯子。

「嗯?干嘛?」嘉德罗斯笑眯眯的。

啊,事情和平解决了嘛。我刚举起我点的饮料喝了一口,格瑞竟然从他的伞里抽出一把剑,当头就向嘉德罗斯斩下去。「是谁叫你出手的?」

「噗——」我把饮料喷了一桌子。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可嘉德罗斯看起来特别特别高兴,字面意义上的特别特别高兴,他迅速把一根棍子从怀里抽出来,架住格瑞的剑,嘴角快咧到天上去了。「格瑞——」他简直激动的破了音,「这是你第二次主动找我打架!!!」

这哪里值得高兴了?!

我……果然我还是先躲一躲比较好。

 

 

 

 

TBC





 * 电影原台词。

** 说明一下代号

亚瑟 - 丹尼尔,加拉哈德 - 嘉德罗斯, 兰斯洛特 - 格瑞, 莫雷莫德 - 银爵, 兰马洛克 - 雷狮, 高文 - 安迷修。

具体命名原因参见我的上一条状态~


评论(5)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