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嘉瑞】任务E 五

  • 欢天喜地过大年,今天双更!

  • 晚上爆肝更车,现在先把车以外的内容发出来~~

  • 前文


------------------------------------------------

9

 


格瑞发现他回到了基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触目所见的一切都那么熟悉,无论是基地统一配发的灰绿色窗帘,左手书桌右手单人床的统一布局,还是两天前他随手放在书桌上的几本书……格瑞现在看到的就和他每天完成任务或结束训练之后会看到的一样。他竟然通过嘉德罗斯的精神世界,回了家。

一种令人头重脚轻的错乱感迅速笼罩了格瑞,他一时茫然,往前走了两步,手指正好碰到其中一本书厚重的书皮,这是《旧东方秘籍之三十天教你成为煲汤大师》,里面介绍了少说一百八十种汤的做法,格瑞才来得及按照其中忌廉汤、奶油浓汤、奶油南瓜汤和奶油土豆玉米汤的配方进行试做,还没能把它们融会贯通。所以他在临行前对着其中一面折了个角,格瑞轻轻把书翻开,果然翻出的是酥皮海鲜浓汤那一面。

格瑞又蹲下身,把书桌的暗格打开。里面有个小冰箱,格瑞顺利取出他走之前冰好的鲜牛奶。任务完成之后他总是很累,第二天才会出门采购,久而久之他养成了这个习惯,让自己不至于断奶。格瑞晃了晃牛奶杯,现在的保鲜技术非常不错,杯挂奶白的色泽让人愉悦,格瑞往他的小芦荟盆栽里倒了点牛奶,又给自己接了一杯。

格瑞勇敢地喝下一口,发现这绝对是他最喜欢的口味,唯一长期支持的牛奶品牌。如假包换,这是他的家。

但他心里的疑惑丝毫没有减少,反而愈来愈浓,这到底是嘉德罗斯的世界,还是他的世界?难不成那块绿色的晶体是一道传送门?

格瑞定了定神,把杯子里最后一口牛奶咽进肚子。那么他必须尽快离开,他不能把嘉德罗斯一个人留在那个世界里。

他推开门之后才感觉到不对,因为打开门之后竟然又是一个房间。如果这里是真正的基地,那么他的房门外应该是一道狭长的走廊,他住1214,安迷修也是向导,住在他的对面。可这个房间格瑞也非常熟悉,因为那是他的工作间,也是一个巨大的试验场。格瑞不负责基地武器的研发,但他会参与新武器的调试,以及监督那些哨兵对新武器的使用。如果没有任务,格瑞每天大约会在这里消磨八小时的时间,练剑,练枪,调和哨兵,绝不愧对他最强向导的名字。格瑞随手抱起叠在场中的几个小木人,发现上面有些焦黑的痕迹,心想难不成雷狮又在半夜来过?

格瑞决定继续走向下一个房间。果然,下一间房也不是应该和试验场连接的露天阳台,而是他们的食堂。而且门开在一个诡异的角落,一走出去正好就是格瑞平时吃饭最喜欢坐的小沙发。这几乎是他的专座,全基地的人都默认。时不时有哨兵想坐在他对面的位置,格瑞总是头也不抬就表示拒绝。这里是食堂大厅的北面,离打菜区很远,所以比起人声鼎沸的东区,这边要安静得多,偶尔晒到点阳光还会给人惊喜。格瑞在他的位置坐定,目光不自觉向窗外溜去,那里有他最喜欢的一棵银杏树,秋天银杏叶一片金黄,很像嘉德罗斯头发的颜色。

“啪——”窗外并没有银杏,反而是一粒水泡骤然碎裂。

怎么会有水……

嘉德罗斯……

那片湖?

格瑞突然明白了什么,就在他理解这个世界的时刻,他的意识仿佛被一股巨力拖拽,直接断线了一秒。几次呼吸后格瑞清醒过来,不过这一次他回到了茧,不再是以雪花的样子,不再是不速之客,格瑞清楚地意识到现在茧中的他就是他自己。格瑞的手脚上下都被茧束缚着,头顶处传来一阵轻柔的嗡嗡声,像嫩芽抽枝似的,两个小吸盘生长出来贴住格瑞的太阳穴,没有带来任何痛楚,像母亲按摩的手指。

下一刻,格瑞的视角变了。他又看到了之前走过的几个房间,只不过他不再是行走在其间的人,而是包围着房间的水,静默地包围一切、观察一切,却从不打扰。格瑞能想象待在这个茧里可以看到什么,可以看到他皱着眉头思考菜谱,可以看到他一本正经和人打斗,可以看到他一边吸牛奶一边看窗外的银杏树……却不发出任何声音。

——原来嘉德罗斯一直在看着他。

格瑞曾经以为嘉德罗斯待在水下的时候会一直看着那些不停生长的生命树,那些水下的金色玫瑰,生命的奇迹。可格瑞不会想到这片他觉得绝美的风景在嘉德罗斯眼中不过是他自己。嘉德罗斯不会想去看,因为这场景永恒、绝望而冷。

嘉德罗斯选择注视格瑞的一切,绝对的憧憬和完全的包容。那些破碎的水泡在黑色的湖水中就像闪烁的碎钻,静静旋转着沉向湖底,好像金色的森林里落的一场雪。

格瑞再次意识到为什么他进入嘉德罗斯的精神世界会以雪花为载体,因为他确实就是。嘉德罗斯的精神世界被冰和火分成两半,格瑞之前不懂为什么嘉德罗斯世界的矛盾如此巨大,好像根本无法弥合,只是固执的共存。现在他理解了,原来冰天雪地的那面并不是嘉德罗斯,而是他。一直都是。

而嘉德罗斯从来没有对他说起过。

格瑞继续待在茧里,然后见到了更多。格瑞的意识终于来到了布满火炎的那面,还乘风登上一座极高的山峰。那里像末日火山一样,所有的岩浆都汩汩从此处流下,填满这个世界一半的空间。格瑞突然发现这里并不是没有人,而是有很多人,嘉德罗斯的记忆游廊变成一卷卷胶片,反复被投进火山中心。格瑞从中抓起一条,从里面看到了丹尼尔、雷德、祖玛、雷狮,看到很多画面……但所有人的脸都被打上Delete(删除)的标记,被毫不容情地掷进火焰里挫骨扬灰。

所以嘉德罗斯说他谁也记不住。

因为他的世界里谁也不留下。除了格瑞。

而嘉德罗斯刚刚说,把那扇门毁掉,让他重启,删除掉他本来就不存在的感情。

格瑞的肩膀不自觉地颤抖起来,他总算知道嘉德罗斯想做什么。嘉德罗斯想牺牲现在的自己,让他的世界再无雪天。

我不允许。

格瑞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

我决不允许。

 

 

“格瑞……你不要哭啊。”嘉德罗斯的表情特别复杂,他心虚的很,真是不知道格瑞会从那块晶石里看到什么,如果和他能看到的一样就惨了。

自从格瑞执意再次进入他的精神世界,嘉德罗斯就一直在外面不作声地盯着格瑞的睡颜看,心想这一次也看不了几回了,要赶紧抓紧最后的享受。刚开始格瑞的表情只是严肃而已,结果脸色越来越白,越来越白,刚才又忽然流下两行眼泪来。嘉德罗斯简直没被格瑞吓死,连忙抱着格瑞在腿上猛摇,生怕他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待坏了。

“格瑞,格瑞!”格瑞的骨架小的很,嘉德罗斯捏在手上都怕他碎了。“你别看了,我不叫你砸了行不行?”

格瑞好像还在哭,嘉德罗斯手忙脚乱地给他擦眼泪,又恨不得用嘴唇去接。

他刚低下头,格瑞就睁开了眼睛。

“呃……”这一瞬间分外尴尬,嘉德罗斯的脸登时红了个彻底。“格瑞,这是个意……唔。”

格瑞直接按住他的后颈,压下嘉德罗斯,让嘉德罗斯亲吻他。

嘉德罗斯先是一愣,虽然不懂格瑞突然主动的原理是什么,但他有什么理由放过最喜欢的人送上门来的一个吻?他一边亲一边偷偷把手从格瑞的袖管里伸进去,抚摸格瑞上臂处肌理分明又细滑的皮肤,啊,这个人是我的。

这时嘉德罗斯才转过味来,心想大概格瑞猜到他想格式化重启,所以在最后时刻选择给他一个缠绵而不舍的长吻?他有点惊讶于格瑞的坦诚与可爱,当下心情很好的按住格瑞,把他的脸掰到一个更适合深吻的角度,一定要格瑞被亲的上气不接下气才行。

可就在这时,格瑞的手肘把他向后重重一顶,嘉德罗斯毫无防备,直接向后跌倒。

“喂——格瑞?!”

他还没来得及生气,格瑞就自己走过来骑到他的胯()间。嘉德罗斯瞬间感觉自己那玩意儿站起来对格瑞立正敬礼,火热地戳在格瑞的小腹上。“格瑞?!”

格瑞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角甚至还有一抹湿红,看起来诱人的要命。

“我想精神结合。嘉德罗斯。”




TBC




对于这个世界观设定我简单解释一下。

嘉嘉人造人,他的程序里有很强的毁灭倾向,所以本来一整个精神世界都是火山,且每天会自动删除没用的记忆(丢进火山口什么的)。

但是瑞哥在最初就能稍稍触碰嘉哥精神世界的边缘,这对嘉哥来说是破天荒的头一次,所以嘉哥就在自己的茧里建立了对瑞哥这个例外的观察视角。结果就喜欢上了瑞哥,所有和瑞哥有关的东西他都没舍得删除,这些变成了雪下进他的世界,久而久之,使嘉哥世界的一半变成了一片冰原。

沟通这两半的就是那块晶石。它对于嘉哥来说是那扇观察瑞哥的门。

大概解释到这里,如果还有什么问题,欢迎评论和我讨论哇~


笔芯。



评论(3)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