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嘉瑞】神使奶爸 1

  • 幼驯染。125岁神使奶爸瑞 带 转世的8岁苦孩子(划掉)嘉。

  • 第一章很沉闷,几乎全是铺垫,大家可能会看的不太舒服不太爽,第二章真正的互相治愈才会开始。

  • 本篇瑞哥真·高岭之花,嘉哥未来较长时间内还是小屁孩一个,任重而道远。

  • 再来个嘉哥的地位落差预警吧。转世之后嘉哥没有身份了,包括元力,需要一切从头做起。

  • 以上都觉得没问题的,走起~


-------------------------------------------------


1

 


凹凸历第四纪元零一零八年,格瑞自由了。


自由是个暧昧的概念,定义就和人的裤腰带一样时紧时松。对于格瑞来说,自由这件事意味着他终于失业了,与原来那份乏味的工作告别,手头积蓄相当充裕,足够他租一艘航空梭漫游星空,如果他不打算归来,大概可以一口气航行到这个星域的尽头。临走前老东家还送了他一套足够八个人同时在客厅打滚、自带花园的房子。


「这是你应得的,我虔诚的孩子。」创世神这么说。


这福利放在现在的凹凸星真是顶天的好,如果这样的待遇让别人听说,想要这份被格瑞弃若敝履的工作的人只怕能从市政厅排到远郊的矿区。这工作在当年确乎是一件奖品,要杀很多人才能得到。不过也许是消耗人命太多的缘故,鲜美的苹果被切开一半露出有毒的核,最后竟然不知不觉变成了霸王条款,不由得人不要。格瑞参加凹凸大赛本来是为了一个真相,没想到最后竟目睹一起长大的发小化身神圣。这也罢了。但这件事连累本想寻死的他没死成,还莫名其妙做了神使。从此,工作与他本人牢牢绑定,解脱不得,一当就是一百零八年。要不是因为格瑞在这届比赛的末尾杀了一名选手,创世神们大约还打算奴役他很久。


一套房子而已,实在值不起一百多年荒废的光阴。


昨夜格瑞正式脱下神使的那套素白制服,换上他曾经的常服,再把缩成匕首大小的烈斩别到腰间。从外表上看,他和那个一百年前的格瑞没有丁点差别,雪白的发,紫藤色的眼睛,压平成一条线的嘴角。对着镜子,格瑞镇静地打量了一番自己的仪容。镜中人同样面无表情,且无意嘲笑他内心的衰老,看格瑞的目光隐约有点同情,也许正在劝他来一场有去无回的星际之旅。


格瑞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他对此处已没有留恋,不如一走了之。


所以今天格瑞特地起了个大早,准备步行穿过街道,从他「应得的」豪华住所走过鱼龙混杂的交界区,再走过泥淖一片的贫民区,最终来到位于城市边缘的二手航空梭租赁管理局。那里是个不错的地方,旁边就有个虫洞,空间跳跃起来很方便,特别适合各类亡命徒。


可格瑞刚走到贫民区的外围,就差点挨上一盆臭水的攻击。几个又黑又瘦的毛孩子趴在一棵快要枯死的梧桐树上,正伸长脖子观看这次攻击的结果,看样子已经注意格瑞很久了。看到格瑞及时站住脚步,连一滴黑水也没沾上他的衣服,那群孩子大失所望,连声发出不小的谩骂声:


「我X,你动作那么大,傻X才看不到有水好么!」


「我CNM,小心我把你踹下去啊!是因为我的元力刚刚突然没用了!」


格瑞没生气,只是很平静地抬头看向他们。他们的元力失效是因为格瑞对他们使用了元力禁用。那群孩子被他看的一人打了一个寒噤,骂人的音量顿时调下去不少,互相推搡的动作也停了。但格瑞的听力实在好的过分,即使迈着步子走远了,还能听见那群孩子把一句话夹在三句骂人的脏话里,说就是看不惯像这样的富人,不坐悬浮车难道就是亲民了么,不晓得又是作秀给谁看,没把他泼成落汤鸡真是可惜。又说格瑞长成一副小白脸的样子,该不会是谁的床上玩物吧,有钱有势还不是要卖屁股。


实际上,他们压根不知道口中所说的「谁」的具体指代,憎恨没有更上一级的对象,只好发泄在能被他们看见的、「还要靠腿走路,肯定混的不怎么好」、「在床上还不是被别人玩」的格瑞身上,却完全不顾他们的叙述同样也把格瑞置于被压迫的位置,大家其实都是一样的倒霉蛋的事实。


身边那些破板房随着步伐缓慢后退,时不时有人从黑魆魆的窗户里探出脑袋,或好奇或惊疑地注视格瑞。格瑞还听到有人问这是不是神仙下凡,今天唯有这句话让格瑞啼笑皆非。


「幸亏他们没见过神。」格瑞想,「不然会多失望。」


他还没感慨完,耳朵里突然灌进一些熟悉的拳头砸进肉里的声音。像雨点一样的声音颇为密集,一听就不是一两个人在打架,咒骂声也连绵不断,夹杂着刚才准备泼他水的小孩的骂声,看来他们每天的目的不过如此。格瑞随便听了会儿,正准备继续去租他的航空梭,忽然就在路当中站住。


——为什么没人求饶的声音?


一百年前他打过那么多场架,自然能对打架的形势判断分明。除了拳头的声音,格瑞还能听见一些小而轻的呼哨声,大约有人在使用极为弱小的元力技能。其中应该有不少次都击中了,可是没有人呼痛。如果是两拨人互相对打,只怕骂声和惨叫声早已沸反盈天。那么就只能说明这是一场单纯的泄愤和围殴,被他们攻击的对象不仅无力反抗,甚至可能已经失去了意识!


格瑞不自觉蹙眉,其实无心理会这件事。他自诩不是好人,甚至杀过很多好人也面不改色。这次无非就是小孩子打架,被打的那个即使受伤重应该也不会死,没什么大不了的。格瑞心里明明这样想,脚步却无法挪动一步,说不上为什么。


就在这时,格瑞听到了另一个声音,一个他本以为早已陌生,听到才知从未忘记的声音。


「渣渣们,都给我去死吧——!」


这声威吓声势惊人,像一道破空而来的闪电,但很快再次被暴雨淹没。接着又是一阵紧过一阵的拳声,呼哨声,还有身体重重落在地上的声音,不过依旧一声求饶也没有。


格瑞瞬间如遭雷击。

 


嘉德罗斯?这怎么可能?格瑞在奔跑的途中大脑几乎一片空白,圣空星被创世神毁掉不假,但嘉德罗斯身死明明在那之前,而且是拜他亲手所赐。那个人当胸被烈斩贯穿的画面哪怕是今天格瑞也还牢牢记得,而且最后时刻嘉德罗斯还在笑,他笑着说幸亏是你。


幸亏是你,才让死亡也可以接受。


怎么会?为什么?!


格瑞跑到那个小巷的时候甚至有些气喘,形势果然和他估计的差不多,一群人正围着什么拳打脚踢,连他这个不速之客都没人发现。格瑞看不清里面的人是不是嘉德罗斯,但这件事他管定了。格瑞甚至没有抽出烈斩,只是动了动手,那些站着的人就像绽开的烟花一样,同时向外倒去,露出混乱的中心。在中间挨打也一声不吭的人果然有一头耀眼的金发——他的金发在这里大抵就是原罪——他撑着腿从脏兮兮的地上站起来,从嗓子眼里咳出一口血,格瑞看到他左眼下被伤痕盖住的那颗星星。


他冷冷地看了格瑞一眼,然后迅速移开视线,忙于挨个把那些倒在地上的人打得满地找牙。他打架依旧很强,但毫无元力,如果今天围住他的人数少一点,也许就不至于被人打得这么惨。他还踩着他们的脸,毫无同情地踩在地上碾来碾去,「虫子们,偷袭得还爽么?嗯?!」


他鄙视人的话在一百年后也只有这么几句,救了他之后,格瑞便一直在旁冷漠观察,没有再插手他的事。他比一百年前要瘦许多,年纪似乎也小一些,之前那条神气十足活灵活现的围巾当然没有,但他竟然还固执地在脖子边围着一圈黄色的布条,仿佛那是他的生命本能。境遇明明很糟,眼神却还能一如往日,傲慢,不屑,可能眼神才是令他惨遭围殴的直接原因。不过即便如此,他在这种地方仍然是王,被打成这样依旧是王。


格瑞终于确认他就是嘉德罗斯,除了手上空空如也,毫无武器的痕迹。


「嘉德罗斯,你今年几岁?」格瑞在一边问。


刚忙完的嘉德罗斯显然出了胸中恶气,但他看格瑞的目光仍然非常警惕。「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叫什么?又为什么要帮我?」


「我……」


格瑞该有很多话要说,可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我是格瑞,前任神使,曾经的参赛者,知道你的名字是因为我认识你的前世,还亲手把他杀了。我本来无心帮助任何人,只想好好计划一场逃亡式的旅行,就是没料到会碰到你。看到你这样我突然很不好受。富人区有一幢可以同时容纳八个人在客厅打滚的大房子,如果你愿意接受,在我临走前,我想把它转赠给你。手续不复杂,只需要几天就能办好。


「我八岁。」嘉德罗斯突然说,嘴瘪着,试图用袖子抹干净粘在脸上的血污,然后把又是伤又是脏的双手藏到背后。他的视线在格瑞的脸上转来转去,金色的眼睛像被打磨过一样重新发光,目光在和格瑞的撞上之后又迅速躲闪,瞥过头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


面前的嘉德罗斯只是个小孩子,格瑞突然清晰地感知到这一点。


一瞬间,有个疯狂的念头迅速滋生,蔓草一样占满他的思绪。他已经一百多年没有过这种冲动,但这冲动简直不可遏制,把格瑞的心脏烧得又热又痛。


「你想要一栋房子……」格瑞摇摇头,「不,嘉德罗斯,我是说,跟我走吧。」


省的在穿越星际的时候还要担心嘉德罗斯,等他长大些,我再离开。


格瑞这么想。





TBC




宝贝们求评论!


评论(43)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