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嘉瑞】神使奶爸 2

  • 年下幼驯染,125岁神使奶爸瑞 带 转世的8岁嘉,具体预警见1。

  • 说好的日更,这章主嘉嘉视角,我保证第三章他们合法同居(你


----------------------------------------------


2 旅行

 


嘉德罗斯长达八年的生涯里从没碰上过这样奇怪的事。他出身不好,能记事起就一直是一个人。父母大概死了,反正也没有照顾过他一天,所以嘉德罗斯一点儿不伤心,就当没这回事一样。鉴于他从小就比别人长得好看很多,能推知父母留给他的基因相当不赖。可这在贫民区不是什么好事,一头桀骜的金发简直雪上加霜,眼下的星星胎记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先不说嘉德罗斯从不祈求,即使他低头,人家也只会把他的举动当作嘲讽,然后报以恶意。不过他确实傲慢,而且在这方面天赋秉异,这是嘉德罗斯最满意自己的地方之一。


抢食、打架、闹事、活命这些事做得多了,嘉德罗斯渐渐总结出几条处世之道:第一,睚眦必报。如果你任人欺负,不想着拼命报复,那你在这里就完了。在这里,别人要是揍你一次,你必须千方百计揍他三次,揍到他伏地求饶,这事儿才算了结。第二,无所不为。人没有做不了的事儿,想要活着,就不要嫌脏了手。更不要心软,对别人心软不如对畜生心软,至少实在冷的时候还能抱着狗睡觉。第三,树大招风。嘉德罗斯要是肯收敛一些本来也不至于混的这么惨,睡觉的时候都得提防是不是有人要偷袭。可他偏不,偏要做这条鬼魅一样的街道里的那从火星,就要成天大摇大摆,一副「渣渣,人多,速来找打」的态度,自然求仁得仁,被打的快死掉的情况也有。


当然,他短暂的生命里也不是没有善意降临。曾经有个他已经忘了长相的女孩,偷了家里的口粮,眼巴巴地送到嘉德罗斯的「基地」来给他吃。嘉德罗斯那时候正在养伤,确实没办法出去和别人打架。他看了那个女孩子一眼,抓过她的口粮就吃,也没说什么感谢的话,甚至没有再看她一眼。女孩是不是失望嘉德罗斯没空想,不过后来他抢了三倍的食物,亲自送到那个女孩的家里。这是睚眦必报第一定律的变体,以三还一,我们之间的事儿就算了结了。特别公平。


他一直这么活着,未来也打算一直这样活下去。


如果没有遇到格瑞的话。


嘉德罗斯完全不知道眼前雪片一样的人是谁,却被一种高出他太多的尊贵和美丽照得自惭形秽。他第一次觉得有人是好看的,而且那么好看,皮肤比落在树梢上的新雪还要白,眼睛的颜色比这里六月盛开的唯一一株木槿花还要美。这个人浑身上下一尘不染,明明踩在泥巴地里,却好像同时浮在空中,是风在托着他一步一步走路。嘉德罗斯开始觉得自己的手脏了,又意识到是眼前的人帮他料理了一圈渣渣,这忙帮的太大,连人情都不好还。顿时,嘉德罗斯辛苦总结的三大定律顿时有两条岌岌可危,简直不知道怎么样才好。


结果那个人说:「跟我走吧。」


 


嘉德罗斯的内心掀起了一场海啸。


他不是在动摇该不该跟着格瑞走,也没有怀疑格瑞对他的善意,毕竟那么好看的人怎么会骗人,骗他一个又有什么用?嘉德罗斯是在质疑生活,质疑命运。毕竟这件事太好了,好到一看就是个狡诈的陷阱。怎么会有那么好的事?嘉德罗斯早就不相信在这个该死的世界会天上掉馅饼,掉炸弹还差不多,飞来横祸反倒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如果让他萌生了希望,习惯了好意,再把好生活和希望夺走,嘉德罗斯宁可一开始就不要有毒的糖果。他害怕这是上天开的一个玩笑,他不允许,不能允许自己上当受骗。


格瑞看嘉德罗斯不动,又看嘉德罗斯还是把手背在身后,顿时有点明白过来。他向嘉德罗斯伸手,努力绽开笑容——要知道他有快一百年没笑了,这件事对他来说真是相当困难——用上了最轻柔的语气:「来,手给我。」


嘉德罗斯看起来还是有点恍惚,但好歹没再抗拒,他又把手在衣服下摆蹭了半天,然后才轻轻抓住格瑞的手。格瑞立刻把它攥住了。


「你有什么东西要带么?」格瑞也有点踌躇,「如果很多的话我现在就叫一辆悬浮车过来。」


嘉德罗斯摇头,语气里有一丝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决绝,「我没有东西要带走。」


嘉德罗斯和他一样,格瑞想,对这里一点留恋都没有,离开也不需要和人告别。这挺好的。


不过格瑞还是用权限硬是召来一辆自助驾驶的悬浮车,一般有机器人驾驶的悬浮车都不愿意跑到贫民区来,据说是因为跑一趟就要擦车两遍。自助驾驶的悬浮车价格比较贵,不过格瑞存的钱都够嘉德罗斯好吃好喝过到下辈子了,自然用不上省这点小钱。在等待悬浮车的一分钟里嘉德罗斯坐立不安,一只手被格瑞牵着的姿势让他怎么都不对劲,他的身高只到格瑞腰上一点儿,手臂也不长,几乎只能紧紧靠在格瑞身边。


然后他闻到格瑞身上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香味,很甜,但不是花香,很暖和,但不是火烧木头的焦香。嘉德罗斯不知道这是奶香味,而且也是过了两天才发现格瑞对牛奶近乎成瘾的迷恋,他现在只觉得这香味特别好闻,还让他有点饿。


他的肚子发出咕噜一声。


嘉德罗斯这时简直窘迫到想揍人,恨不得把那些躺在地上打滚的渣渣揪过来再打一遍。格瑞没看他,也没说话,这让嘉德罗斯好过许多。可当悬浮车拖着一根闪着星光的长尾,在他们面前停稳时,嘉德罗斯又迎来属于他的第二个难题。他,贫民区如假包换的混世魔王,从来没有见过悬浮车这种玩意儿。那车的车门像翅膀一样向上翻折,悬停在距离地面一米左右的位置,热情欢迎乘客上车。嘉德罗斯站直身体,只能看到车厢里崭新的皮质脚垫。


嘉德罗斯沉默片刻,聪明地没有抬腿去试,并且很想砸车。


他可能又听到格瑞笑了,因为格瑞突然放开嘉德罗斯的手,转到他身后,两手托起他的腰往上一举,就把嘉德罗斯送进了悬浮车。


「你——放开——!」嘉德罗斯炸了,简直火冒三丈,还不知道该生谁的气。


格瑞才不理他,车门在嘉德罗斯上车之后就自动合拢。格瑞还在车外,手腕从车头的流线处划过,这辆车便乖顺地降落在地,驾驶室的门自动敞开,格瑞从善如流钻进车内,坐到嘉德罗斯身边。


于是怒气冲冲的嘉德罗斯又闻到格瑞身上的香味。他不自觉地挺直了背,尽量不让脏衣服靠到柔软的坐垫,好像也没那么生气了。格瑞示意他系好安全带,嘉德罗斯看到格瑞手腕上有东西闪动了两下,悬浮车的车身发出一阵隐约的轰鸣,不强烈,但让嘉德罗斯有点头晕。然后他突然看到,他们腾空而起,速度惊人,正迅速掠过那些破旧房屋的黑色尖顶。


「我们飞起来了!!!」嘉德罗斯瞠目结舌,脸都被玻璃窗压扁了,还在拼命往外看。


格瑞不着痕迹地看了看嘉德罗斯兴奋不已的脸,难免再次回忆往事。也许他真的老了,完全抵挡不住怀旧的冲动——


嘉德罗斯本来就是会飞的。他们曾经在赛场迷宫里打的酣畅淋漓,大罗神通棍和烈斩不停碰撞,像老对手发出满足而快意的啸声。后来天空压下来,地也试图阖上,嘉德罗斯当时差点一棍子把天捅破,把裁判组的机器人急的满地乱跑。但好像嘉德罗斯从来没有这么单纯的开心过,只是因为飞起来而已。


悬浮车有个功能,在完全升空后可以把车底调成单向透光模式。格瑞把这个功能打开,果然听到身边传来一声更大的惊叹。


嘉德罗斯低着头,飞扬在眉宇间的笑容近乎霸道。他俯视地面,俯视这个星球,满心欢喜,贪婪地呼吸这一切。

 

 



TBC

评论(24)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