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嘉瑞】神使奶爸 3

  • 幼驯染年下,小屁孩嘉 X 百岁神使瑞,详细预警见1

  • 继续日更,今天早一点。

  • 画风正式进入(我擅长的)轻松愉快向,本章合法同居啦(撒花


-------------------------------------------------


3 安家

 


悬浮车用几分钟时间掠过了格瑞花掉一上午步行走过的距离,甚至有一阵还飞到了赛场的边缘,今年的凹凸大赛还没有开赛,这里门可罗雀,毫无人气。随后,悬浮车飞越湖区,在彩虹桥前的最后一片居民区放慢速度,最后在格瑞的指引下停在那栋大房子的花园道上。这里和嘉德罗斯习惯的世界简直天差地别:小径旁流动的溪水里仿佛掺着金子,映着阳光一闪一闪。从参差树影中透出的光线那么柔和,好像酷烈的太阳对这块神眷之地也格外照拂。空气里浮荡着香味和一阵一阵快活的雾气,嘉德罗斯刚下车就猛地打了几个喷嚏,不由自主地更加靠近格瑞,还是觉得格瑞身上的味道更好闻。


格瑞对这些美景视而不见,面无表情地牵着嘉德罗斯走向雕梁画栋的门厅。嘉德罗斯在短短几步路里忙的恨不得再多长八只眼睛,但绝不要求格瑞走慢一点让他多看看。


笑话!这点时间当然够我嘉德罗斯搞清楚这些都是什么鸟玩意了!


他们才在门口站定,一个颇为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检测到主人和不明身份访客,请主人提供不明访客的身份授权信息。」


嘉德罗斯一愣,问:「需要我的信息?」


「不用。」格瑞回答嘉德罗斯,然后他抬头,看向空中的某处,「启动认主程序。从今天起我身边这位先生也是这里的主人。」


那个清脆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紧接着,一只小虫不知从哪儿飞了出来,绕着嘉德罗斯左右旋转,最后还在嘉德罗斯的指尖咬上一口。「喂——!」嘉德罗斯瞪大眼睛,「这是什么?蚊子?」


「是一个采集血液的必要步骤。以前我也被他咬过。」格瑞随口说。嘉德罗斯顿时感觉好多了,那股被冒犯的感觉也荡然无存。


「认主成功。已向嘉德罗斯先生开放旺仔牛奶的全部权限。」


嘉德罗斯难以置信,「它刚刚说它叫什么?」


格瑞用手按住自己的眉心,有点窘迫地说:「呃,之前取名字的时候我正在喝牛奶……你有什么喜欢的名字可以随便改。现在我们先进去吧。」

 



明明街道上花团锦簇香气四溢,一旦真正走进格瑞的家,外面那种亦幻亦真的氛围突然就被随风吹散了。除了一幢造型考究的别墅,这里还有一片草坪,好几个花圃,但都是空的,看来房子的主人什么都没有心思种下。如果不是有格瑞在,这十多米的距离简直长到让人难以容忍。房间里家具也很少,格瑞就像某种极简主义的狂热爱好者,能不放东西的地方绝对什么都没有,甚至一点点多余的痕迹都找不到。空空荡荡,像从来没人住过。嘉德罗斯自己的基地那么小,里面还陈列着一些他从各处搜刮来的战利品,他摆着那些完全没用,单纯是看着爽快而已,但还是乱七八糟摆了不少。格瑞这里连这些都没有,整栋房子没有记忆,没有未来,不悲伤,也不期待,就像个坟墓。


这个人住在这儿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嘉德罗斯盯着格瑞寒霜般冷漠的侧脸,心里第一次胀满酸涩。好像连我都不如。


格瑞才不知道攥着拳头的嘉德罗斯心里在琢磨什么,他径直走向客厅,从唯一的黑色茶几下面拖出一只小箱子。随后格瑞又晃了晃自己的终端,那只小箱子骤然打开,散开一室绿光,竟然在白墙上投影出完整的功能菜单。「嘉德罗斯,过来,我看看你的伤。」格瑞的手指在虚空中轻点,显然是在选择什么东西。


嘉德罗斯早兴奋地把身上的疼都忘了,这会儿格瑞一提醒,他才想起来今天还打了好大一架,只怕骨头错位都是难免。可嘉德罗斯觉得这没事,真的没事,反正过段时间身体总会自己变好的。


「我不用了。我身体好着呢。」嘉德罗斯回答,正在努力思考拿脚底下那片雪白雪白的长毛地毯怎么办,不论是穿鞋踩、还是光脚踩似乎都会把它弄脏,到时候人家一进门就会看到门口有好几个小黑脚印,那多难看。嘉德罗斯正在左右为难,于是没注意到格瑞轻飘飘地靠近这里,拽起他的后领子(连带着黄布条一起),直接把他像小鸡崽儿一样从地上拔了起来。


「脏!」嘉德罗斯条件反射,然后才恼羞成怒,在格瑞手底下各种不老实地挣扎,这使他更像待宰的小鸡了。「你快把我放下来!!我要踢你了,我没有开玩笑!三,二——一点五——」


格瑞在嘉德罗斯数到一之前迅速把嘉德罗斯丢到沙发上,调出纳米治疗仪中的外伤治愈功能,金色的光线烘烤着嘉德罗斯身上深深浅浅的痕迹,八岁小孩能有这么多伤让格瑞也不禁咋舌。


「你根本没有好好处理过你的伤口。」格瑞的语气很严肃。


「呿。」嘉德罗斯不以为意,肩膀被格瑞按着,嘴上还不服软,「伤疤是男人勇气的勋章。」


「……」格瑞难得无语,完全想象不到嘉德罗斯混世的地方怎么传出来这样一句歪理。他更用力地压住那个不老实的小身板,像曾经修复烈斩的裂痕一样仔细端详嘉德罗斯的背部,反复确认那里的皮肤在重新变得细致、光滑,没有多余的痕迹。过了一会儿,嘉德罗斯不挣扎了,但看起来相当难过,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被这个带他回来的人夺走。


这时他听到格瑞叹了口气,对他说:「嘉德罗斯,记住我的话,真正强大的男人不会让别人在他身上留伤,除了他认定的对手。」


格瑞接着说:「如果你把那些人当作你的对手,那么你永远只能和他们一样。如果你一定需要一个对手,我希望那是我。」


因为你的能力绝不仅于此。


有好一会儿嘉德罗斯都没说话,正好方便格瑞把他背上的伤口处理完毕。格瑞想也没想,把嘉德罗斯翻了个面,正好撞上嘉德罗斯的眼神。小孩儿在无比认真的盯着他看,目光竟然让格瑞联想到了以前的嘉德罗斯。


「那你得告诉我你是谁。」嘉德罗斯这么说。


「我是格瑞。未来你的老师兼家人。凹凸世界前任神使。」



 

格瑞在把嘉德罗斯踹进浴室、并教会他使用热水之后,遇到了激情领养熊孩子的第二个大麻烦:他,年龄125岁的老龄青年,家里根本没有能给小孩,特别是能给嘉德罗斯,穿的衣服。


虽然以现在凹凸星的物流水平,已经能在五分钟内宅急送一整套学龄期小男孩从夏到冬的所有需要穿着,但格瑞并不相信嘉德罗斯会喜欢那样。倒是进学校要穿的校服和平时在家穿的睡衣可以直接网购。对了,嘉德罗斯还得上学!那么还要给嘉德罗斯办一套假的身份信息登记户口,才能把他送进这里的学校。麻烦一个又一个地从格瑞的头发里蹦出来,几乎连他冰山一样的表情也要跟着融化。这时,顶着满头泡泡的嘉德罗斯从浴室里探出半个脑袋,根本没敢离开太远的格瑞就和无数个——不知道自家小孩要出什么怪招、只能像接受审判一样抬头——的家长一样,有点茫然地看向那扇突然敞开的门。


「这是什么?」


嘉德罗斯举着一只瞬时烘干机,好奇地准备按下那个红色的按钮。


「等等,那是……」格瑞徒劳地伸手,但来不及阻止灾难现场,管他有没有当过神使都白搭。格瑞庆幸自己还没把治疗仪收回去,因为一会儿大概还要给嘉德罗斯处理一下表皮伤。他忘了自己的浴室里有凹凸星本纪元最愚蠢的发明之一,据说瞬间烘干机是神职人员的员工宿舍的标配,格瑞自己从没在洗澡的时候见过它,便一直以为他家没有。也不知道是嘉德罗斯从哪个角落翻出来的。


这个愚蠢的发明有一条更加愚蠢的注意事项:


「瞬间烘干机,能瞬间烘干你的头发和皮肤。切忌在湿身时使用,会爆炸。」





TBC




(我不会告诉你们大纲已经打到十几章并且还没有打完的惨痛事实的……(捂脸

评论(33)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