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嘉瑞】神使奶爸 6

  • 年下幼驯染,还没长大的嘉 X 百岁神使瑞,详细预警见1

  • 勉强来日更一下~

  • 这章下章接连狗血(不是


------------------------------------------------------


6 公道

 


转眼间,嘉德罗斯已经度过许多和格瑞一起的新生活。格瑞的厨艺愈发娴熟,还在嘉德罗斯的指导下开发出不少新菜品,包括汉堡;他们的花圃洒满玫瑰的种子,嘉德罗斯已经完成了两次剪枝,只等待春天到来;格瑞晚上也没那么容易醒了,他渐渐习惯身边有个会动弹的热源,睡着之后还会长手长脚地把嘉德罗斯裹住,嘉德罗斯也习惯了在奶香味的包围中沉入更甜的梦境。


一切似乎都在变的更好,就和他们的家一样,变的更贴近生活本身。


格瑞在新的工作岗位适应得不错,虽然他白发苍苍的同事们全都比他小好几十岁。在起初的兴奋期过去之后,学者们对和前任神使共事教书仅仅表现出一种克制而适度的好奇,茶余课后的交谈也都谦和有礼,不卑不亢。他们还坦白说,那条招聘启事只是为了提高格林大学的逼格而已,其实压根没打算真的再招一个——能一口气说出第二纪元三十五年税改法案对彩虹桥第七节桥墩上圣甲虫造像的艺术风格的影响——的老古板,只是他们根本想不到神使大人会亲自应聘,那当然是提高格林大学声望的最好宣传了!


格瑞拧开垫着恒温石的保温杯,嘉德罗斯在今天早上出门上学前给他煮了一杯燕麦红枣牛奶,一股香甜的味道顿时把办公室塞得满满当当。


「真香,神使大人的夫人真是蕙质兰心!」教星际战争史的那位胖教授愁眉苦脸地捧起自己的茶杯,十分羡慕地说。


夫人?嘉德罗斯?格瑞轻笑,说:「我没有夫人。」


「哦?」胖教授有点吃惊,「原来神使大人这么心灵手巧!」


「也不是我。」格瑞的语气有点含糊,「是我的家人……小孩儿。」


自然没人能猜出他和嘉德罗斯之间的曲折,所以所有人的反应都是——重大八卦!万年高冷冰山竟有私生子!多少学生要为此心碎!


确实,多少学生要为此心碎,格瑞在格林大学的人气太高了。高到只要他的课在教务系统上开放选课,系统就会崩溃,因为除了走正常渠道抢课的少数派以外,还同时有无数学生黑进系统,企图通过后台占据宝贵的选课名额。于是,本来打算上小课的格瑞老师,不得不把小课改成一周两次两百人的大课,依然供不应求,不仅教室内部挤得无立锥之地,还有好些学生学会巧用他们的元力技能,把窗沿甚至天窗的空间也霸占。


学生们是这样形容格瑞的:


「格瑞教授讲课的时候,恰如红日正没入蔚蓝的峰峦,大自然也鸦雀无声,幽暗而静止,好像整个世界已融化在其间……一边是平静而凉爽的海,一边是有如新月弯弯的远山。玫瑰色的天空中只有一颗星,它闪烁着,那是格瑞教授宝石一样的眼睛。」*


「他优美地走着,就像夜色一样。他轻声地诉着,就像诗歌一样。」**


「他纯白的发丝里携着木星的尘埃。行动如夏,步伐如雨。他仿佛从月上归来。倾听如春,话语如六月。他告诉我一切都来得及改变,却永不可能完美,因为我无法想象与他并肩。」***


……


当数年后格瑞从格林大学离职,有好事者把格瑞的崇拜者写出的酸诗辑录成册,冠以「冰河星渊」的名字,竟然还爬上了当年凹凸星畅销书排行榜前三,足可见当年学生们并不是凑热闹,而是真诚的迷恋这位总是西装革履、一脸面瘫,不备课就能倒背《彩虹桥与晨曦山:一段历史》的教授。年轻人对知识和美貌的热情似乎罔顾身份,问问题的时候很少有人叫格瑞神使,而是一口一个「格瑞老师」、「格瑞教授」,时不时让格瑞想到以这种语气喊他格瑞的嘉德罗斯,态度就不自觉地温和许多。


老教授们羡慕是羡慕,但知道格瑞这种人气怪物他们歆羡不来,于是也把格瑞像宝贝一样护着。格瑞嘴上不说,心里对这些都很感激,不过他把功劳归到了嘉德罗斯头上,没有嘉德罗斯,他才不会来上班呢。


说到嘉德罗斯,他上学似乎也相当顺利,风平浪静,至少格瑞已经很久没看到他带着伤回家。唯一不顺利的是帮嘉德罗斯寻找元力的尝试,因为他们不便在家里打架,就把场地移进了格瑞的脑内空间。格瑞为嘉德罗斯制定的策略是反向引导,为他提供逆境体验,简而言之就是和嘉德罗斯打架,怎么虐怎么打,反正脑内空间的事儿,在现实中也不会受伤。


嘉德罗斯第一次进去的时候直接对上了漫天绿色剑刃,这也是他第一次体验到毫无希望的战场。没有任何胜机,除非手上有武器,才能以攻代守,争一线生机。嘉德罗斯被定在原地,手心仿佛有火在烧,瞳孔里的刀刃迅速放大,心中不停呼唤——


这次依然没有答案。


格瑞在烈斩碰到嘉德罗斯前的最后一秒,消去了攻势。嘉德罗斯坐倒在地。


此后,他们经常进行这样的训练,快练到嘉德罗斯都对死亡的迫近习以为常了,而且抗打能力提升了不止一点。嘉德罗斯有时候会很消沉,晚饭不想吃,拒绝和格瑞睡在一起,闹小孩子脾气。但格瑞的态度始终没变,每天到了训练时间就坚定地叫嘉德罗斯过来。这成了嘉德罗斯的锚,知道该停泊在哪里。


可这天格瑞刚下课就接到一个电话,这号码他没存,接电话之后才知道这是嘉德罗斯的班主任。格瑞以为嘉德罗斯身体不舒服,语气就有点急:「嘉德罗斯?他还好么?」


结果班主任「哼」了一声,说:「嘉德罗斯可好着呢,被他打的无辜同学就不好了。」


格瑞不喜欢她的语气,但仍温言回应:「请问是出了什么事呢?」


「这位格瑞先生,你来学校一趟吧,亲眼看看你家孩子做了什么事!」


听她那语气,格瑞还真有点担心嘉德罗斯一个发脾气把学校砸了。虽然嘉德罗斯目前没有元力,但他想想办法总能办到的。结果等格瑞摆脱完学生的围追堵截,来到嘉德罗斯就读的星星小学时,校舍还好好的,还有一群一群衣着光鲜的小孩子在操场上玩耍。格瑞又悄悄来到嘉德罗斯的班级,发现教室里面坐满了人,都在自觉地埋头学习。


这不是什么事儿都没有么?亏他已经在计算要赔偿校方多少金额了。


格瑞踏进年级主任办公室的时候,嘉德罗斯一脸无所谓地袖手站着,他对面是一大一小两只气球——家长和她的小孩都太胖了,看起来就和涨起来的气球差不多——他们中间竖着一根「筷子」,那大概是给格瑞打电话的老师,正指着嘉德罗斯说:「你怎么还不道歉?!」


格瑞皱眉,腰间的烈斩开始发出嗡鸣。


他伸手,不轻不重地在门板上叩击三次。


「哈!」那老师斜眼一笑,对着嘉德罗斯耀武扬威地说:「我就说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看看我叫谁来了,你父亲总管得住你了吧?」她侧头,先是对格瑞也得意地笑了笑,好像对这老师的权威无比自得。


然后她愣住了,难以置信的目光在格瑞的脸上反复扫过。她的声音立刻变得结结巴巴的,「格……格瑞大人?!」


格瑞还没说话,她就浑身发抖地转向嘉德罗斯:「嘉德罗斯,这这这这……这是你父亲?」


嘉德罗斯早就看到格瑞了,正在挤眉弄眼和格瑞做鬼脸,口型还在说「你看这两个人像不像气球——」嘉德罗斯看起来完全不在乎那老师怎么想的,不过看她这样失态还挺有意思,所以他说:「是啊。」然后又和格瑞做嘴型,说「别拆穿我。」


格瑞微笑。


「你你你你……」班主任看起来像要厥过去了,「你为什么早点不说!」


「我说了啊。我说我唯一的家人就是格瑞。」


谁能想到这个格瑞就是神使大人的格瑞啊!谁能猜到你是神使大人养大的孩子啊?!你们完全不像好吗!


虽然心里这样疯狂吐槽,班主任还是不由得给格瑞行了礼,又战战兢兢地给嘉德罗斯行了礼,开始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天大的错误。


那两只气球显然也认识格瑞,同样惊讶地要自行鼓胀爆炸了,但他们好歹是自以为受委屈的那一方,只是开始不断后退,并没有像那位班主任一样害怕得差点要跪下。「可是……即使您贵为神使,可我家孩子确实无辜挨了打……」


「嘉德罗斯。」格瑞开口,「你为什么打他?」


嘉德罗斯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冰冷的怒意。「我不想说。」


他转向小气球,「但虫子我告诉你,下次再敢说那些话,你说一次我打你一次。」


小气球「哇」地一声哭了,大气球气得双手颤抖,这瞬间连神使也不怕了,脱口而出:「我宝宝说的不对么!难道这就是神使大人教出来的孩子?这么没……」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迫噤声。格瑞把她禁言之后,蹲下身,轻轻按住小气球的侧颈,问道:「你对嘉德罗斯说了什么呢?」


「我……我说他是杂,杂种……有人生,没,没人教——」


嘉德罗斯一咬牙,可能有点后悔为什么没直接把这人给弄哑巴了。「他平时骂我倒没什么所谓,但他不能骂你。」


他又重复了一遍,「因为他骂你了,格瑞。」


格瑞顺手把小气球也禁了言,然后看向已经抖得不行的班主任。「嘉德罗斯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


「那么我会请求将嘉德罗斯转班,并且以个人名义对你进行投诉。如果没有弄清事情原委的话,以后请不要再错怪别的小朋友。」格瑞的声音不疾不徐,然后才对嘉德罗斯说:「这种架可以打。只不过……下次有人骂你的时候就直接动手,别忍着。」


「不然就不像你了,嘉德罗斯。」

 

 


 

TBC




* 分别魔改自《唐璜》、《美之诗》和《Drops of Jupiter》

** 时间紧,没捉虫,望谅解


评论(39)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