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嘉瑞】神使奶爸 7

  • 年下幼驯染。今天九岁嘉X百岁神使瑞,详细预警见1

  • 即使卡文,也要努力搞事!

  • 再见2017,亲爱的朋友们我们2018见~




------------------------------------------------

7 生日


 

嘉德罗斯快过生日了。


格瑞本来完全没考虑到这方面的事情,还是某天旺仔牛奶的服务器悄悄和他私聊,说现在距离嘉德罗斯主人的生日还有一周,问格瑞准备怎么为嘉德罗斯庆生,需不需要它改变室内陈设。


「你怎么知道他的生日?」格瑞小声问。


嘉德罗斯正在书房埋头写作业,离格瑞十多米,看起来一点儿都没注意到这边的对话。


「之前读取嘉德罗斯大人资料的时候看到的,格瑞大人您是他的代理监护人,按照隐私法我可以将这些信息分享给您。嘉德罗斯大人的生日是7月28日,血型B型,目前的身高体重分别是……」


「等等……」格瑞心念一动,「那他要九岁了,是么?」


「是的,九岁。」旺仔牛奶说。「您准备送嘉德罗斯大人什么礼物吗?」


格瑞合上书,从终端里调取出一幅三维图像,他的手在空中挥动了一下,那副由虚幻线条构成的金箍跟随他的动作迅速旋转。这个模型在格瑞脑中盘桓已久,他早就想把这个送给嘉德罗斯,但现在格瑞决定更加郑重一些。


「嘉德罗斯,下午我要出去一趟。」格瑞抬高声音。


嘉德罗斯把电子笔往桌上一扔,身体后仰,让椅子和地面形成一个颇为危险的角度,没有扎起来的金发随着嘉德罗斯晃动脑袋的动作一荡一荡,「好啊好啊,我正好能陪你出去!」


「不行。」格瑞拒绝,「未成年人没办法进入黑市。」


「黑——市——」嘉德罗斯把音调拉得老长,「你以为我没有去过吗,格瑞?」


格瑞不禁睁大眼睛。黑市,顾名思义,贩卖任何凹凸世界不允许公开贩卖的商品,禁药、违禁材料、活人、甚至包括一些元力回收碎片,里面的东西基本都沾着脏污和血腥,当然不允许正经公民和未成年人进入。一百多年里,格瑞只去过黑市两次,两次都是远远观望,自己则洁身自好,不愿意沾手其中的勾当。格瑞在长期对历史和真相的求索中还了解过其他一些事情,其中就有关于丹尼尔和小黑洞的隐秘合作。那个小怪物和黑市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丹尼尔还帮她做过黑市的商铺布局提案。这么说来丹尼尔大概是和黑市距离最近的神使了,可就算是他也不怎么喜欢那个地方。


「你怎么进得去?」这是格瑞最疑惑的问题。


嘉德罗斯无所谓地耸肩:「方法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再说,那里都叫黑市了,怎么会和你讲未成年人保护的那套规矩。」


格瑞皱眉,继续问:「你去做什么?」


「我去看人卖命。好时刻警醒自己别混得和那些人一样惨。」


嘉德罗斯笑得轻狂,好像这是一段遥远又无足轻重的记忆。但格瑞知道嘉德罗斯还没有摆脱,他提起这些的时候总会露出格瑞并不熟悉的一面,金色的眸子亮得可怕,更深处火焰熊熊。他会重新被困扰他八年的黑暗缠住,变得更像那个刚被格瑞捡回来几天、会半夜惊醒的嘉德罗斯。又有些像……曾经那个不可一世、开天裂地的嘉德罗斯。明明无论是身份还是状态,从前的嘉德罗斯和现在的嘉德罗斯云泥之别,可他们有时的神情竟然完全相同,恍惚间让格瑞也疑惑是不是梦回前尘。


格瑞知道现在的嘉德罗斯是被什么困住,并且自信有朝一日可以把嘉德罗斯从过往的泥潭中拽出来。但格瑞从来没想过——一百多年前嘉德罗斯又是被什么困住,才会露出这样愤怒又冰寒的眼神。


那时的他理应得到了一切。


现在嘉德罗斯被格瑞养得胖了一些,脸上有肉,脸颊鼓鼓的。因为被格瑞强行威逼利诱喝牛奶,嘉德罗斯的皮肤也变白不少,说不定比以前还要白。身高猛地上蹿一截,格瑞有次撞见嘉德罗斯站在门框附近比划,亲自丈量自己的成长。之前嘉德罗斯就到格瑞胸口,他用将近一年时间长到了格瑞的肩膀,也许再过几年嘉德罗斯就会高过格瑞了——这画面格瑞几乎难以想象。


他把嘉德罗斯养成了活脱脱的一个嘉德罗斯,甚至即将迎来那个人的九岁生日。


这让格瑞深刻领悟到孩子确实是一种只愁生不愁长的生物,即使是嘉德罗斯也不能免俗。看他一天天健康长大,格瑞与有荣焉。格瑞毫不怀疑有一天嘉德罗斯会出人头地,说不定还能替他去教训创世神一顿,不过那时,格瑞早已不在他身边。


「格瑞——你发什么愣!」嘉德罗斯很不满意,发现格瑞又在走神,「再说你去黑市干嘛,你有什么东西买不到吗?」


格瑞的思绪被他唤回,正好看到自家小孩儿准备伸手过来捏他的脸。


「啪——」格瑞不轻不重地在嘉德罗斯手背拍下一掌,「你今天下午不跟着我,七天之后才有惊喜。」



 

嘉德罗斯怀着疑惑又忐忑的心情过完了七天,因为他没猜到这七天和他的生日有什么关系,准确来说,嘉德罗斯完全想不到系统会读取到他真正的生日。如果问嘉德罗斯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他多半会把格瑞捡到他的日期报出来。


那才是对他真正有意义的一天。


天气渐渐热了,嘉德罗斯放学之后偷偷绕到凹凸大赛的比赛区,从寒冰湖里捞出一块冰,准备回家给格瑞做挫冰吃。这些天格瑞总把自己闷在工作间里,叮叮当当地敲东西,累的嘴角都长泡,以至于嘉德罗斯一点儿都不想要那个所谓的惊喜了。他才用板车拖着冰块走到门口,就听见空中奏响了一段古老的旋律,旺仔牛奶用奶声奶气的机械音唱着:「Happy Birthday to u, happy birthday to u. Happy birthday to Godrose~Happy birthday by Grey ❤」音乐刚停,一蓬金色的花瓣飘飘洒洒的在嘉德罗斯面前炸开,嘉德罗斯眼尖,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他和格瑞一起种的金色玫瑰。他想伸手抓,发现漫天的玫瑰花瓣只是虚影。


大门打开,嘉德罗斯走向花圃,和花圃深处他的家。金色的浪潮向外推开,像是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海面。格瑞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让他们的金色玫瑰一夕之间尽数盛开,它们还在继续抽枝,叶片间似乎还有精灵振翅上下飞舞,洒下金粉,织成轻纱,把嘉德罗斯兜头盖脸罩进一场美梦里。


格瑞则面无表情站在家门口,紫藤色的眼睛是这场梦里拨响心音的琴弦,他握着一个盒子,包的一丝不苟。格瑞本打算好好把礼物递给嘉德罗斯,结果手一抬就把盒子丢了出去。嘉德罗斯精准截住。


「格瑞,这是生日礼物吗?」


「嗯。」格瑞转身,心里还在纳闷刚刚那一瞬间究竟在紧张什么,「你可以现在打开。」


嘉德罗斯小心拆开盒子,发现里面是一副乌金色的头箍,顶端的弧形弯成一颗心的形状。


——也是他曾经梦到过的东西!


格瑞见嘉德罗斯开了盒子,清清嗓子说:「我还给它加了点功能。」


「是什么?」


「我在打造的时候加了试金石和幻影石,它有很强的防御能力,一旦碎掉,可以立刻复原一次。还有,它可以传送一次。」


「传送?」


格瑞还是背对嘉德罗斯,「嗯,传送。我和它订下了灵魂共契,以后不论你在什么地方遇到什么麻烦,应付不了的时候可以用它紧急传送到我身边。」


我到底在说什么……格瑞暗自摇头,以后嘉德罗斯应付不了的问题,我大约也应付不了,还硬要把这个送出去。


「咳,我希望你没机会检验这两个功能。」格瑞补充。


嘉德罗斯把金箍攥在手里,鼻子竟然有点发酸。他刚想和格瑞说什么,就听到旺仔牛奶突然出声:


「格,格瑞大人,系统检测到神正在靠近。」


格瑞脸色骤变,眉头蹙起,他迅速做出了应有的反应:「嘉德罗斯,你先进去,不要出来。」


「干什么啊——神算什么……」嘉德罗斯一脸不爽。


「你进去。」格瑞不再放任他的小孩子脾气,把嘉德罗斯拉进屋,自己则站在门外。他再次背对嘉德罗斯,这次背影看起来十分不近人情。


「去卧室不要出来。」格瑞小声说,亲手关上大门。


「系统检测到……」


「你别说话了。」突兀出现的声音很天真。


旺仔牛奶就这样被强行噤声,一位身穿白色长袍,金色短发海蓝色眼睛的人出现在花园小径的那头,拉着嘉德罗斯遗落在那里的板车。


「格瑞,好久不见。」昔日的发小还是笑的像个天使,但是如果仔细去看,会发现他晶亮的眼睛深处一片疲惫。


格瑞叹气,说:「金。」


金露出笑容。

 




TBC




金宝出现!他在世界设定里很重要,所以必须要写。

至于别的,我保证这是嘉瑞only~

评论(24)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