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嘉瑞】神使奶爸 8

  • 年下幼驯染,刚满九岁嘉 X 背负过去瑞,详细预警见1

  • 这章,狗血!我,预警!



-------------------------------------------

8  伤痕

 


格瑞站在台阶上,金站在花道里,夕阳向下沉落,渐渐暗淡的天光给金色玫瑰的花瓣刷上一层层阴影。它们的色彩灰暗下去,呈现出金属生锈的铜色,但金的发色在昏暗的光线里依然光彩熠熠。

「格瑞,你没有走我很高兴。」金说,「这里是不是还不错?我看到你把花园收拾的很漂亮。」

「嗯。我很喜欢。」他不便否认金的假设,任何暴露嘉德罗斯的风险都是不必要的。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金的语气还是那么天真无辜,他一直都会不加犹豫大声说出自己的请求,从来不怀疑别人还有拒绝的可能、或是欺骗的权力。

格瑞站在门口一动不动,他居高临下看着金,却仍然觉得金的头发亮的刺眼,像是一张通往神的世界的入场券。可为什么嘉德罗斯的金发会让他联想到安全,联想到他万分向往的那片遥远星空?

也许是因为圣空星……那个不复存在的传说,现在它美丽的碎片已经成为很多流离者的梦土。

「我不想让家里有神的味道。」格瑞轻描淡写地拒绝,「金,我们可以就在外面谈。」

金没说话,但格瑞敏锐地注意到他的眼睛里有黑色的雾气迅速卷起,据格瑞所知,他的朋友提供的神力固然强大,但确实不够稳定,最大的一次事故发生在十几年前,神域垮塌了三分之一,崩碎的天空差点砸断彩虹桥。格瑞在很小的时候就见过金失控的样子,那时他背后的黑气凝固成粘稠的实质,长出邪恶的笑脸,金也在笑,但明显不是格瑞熟悉、甚至认识的那个人的笑容。后来在凹凸大赛中,金大概也黑化过一两回,其中一次格瑞受伤很重,视线不甚清晰,只知道被人救了,救他的人却不能算作金。

格瑞握紧烈斩,如果金在这里失控,他必须制止。

所幸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默契地沉默片刻,金眨眨眼睛,把手边的板车推到前面来。「既然这样,格瑞为什么要去寒冰湖?」

「我……」

寒冰湖?格瑞刚想否认,就感觉到了熟悉的力量波动,这板车上的东西确实属于寒冰湖。金不会拿这种物证来匡他,他在解职后更没有去过赛场,那么唯一的怀疑对象就只有嘉德罗斯。

该死,天气热了,嘉德罗斯说过他想吃刨冰。

「我突然想吃刨冰,就去湖里收集了一些材料。」格瑞回答,「刚才把它忘在门口了。」

「可是,我从彩虹桥下来的时候,看到你家门口砰——的炸开一束烟火,这是为什么?你的生日又不是今天……」金嘟哝着,「你还是让我进你家吧,我不会捣乱的,不然就让我在外面问这些吗?」

格瑞又叹了一口气,只希望嘉德罗斯已经乖乖进卧室了。

旺仔牛奶从刚才起就被金强制休眠了,格瑞只能自己动手旋开房门,下一秒,格瑞的瞳孔骤然缩紧。

——嘉德罗斯就坐在客厅里,脚蹬在茶几上,一脸挑衅地冲他笑。

「嘉德罗斯你——」

这时候再让金退后已经来不及了,再说金已经听到了格瑞脱口而出的话音。金从格瑞背后探出头,「嘉德罗斯?格瑞你昏头了吧?他死了有……」

「……啊!」金的话音耐人寻味地停顿片刻,「原来又活了。」

金终于看到了嘉德罗斯,表情说不上来是什么意思。嘉德罗斯则一脸敌意地盯着金,这个人身上有一种让他厌恶的味道。还有难以摆脱的烦躁,像是明明看不上这个人,却得看他青云直上。

管他是谁,我不喜欢他。嘉德罗斯确定了这件事,抬起嘴角,对着金比了一记中指。

“渣渣——”

 


自家小孩满不在乎的捣乱,格瑞的心跳都快被嘉德罗斯玩成了变速的,他从前是金的朋友,现在亦不敢在这个喜怒无常的神明大人面前表现有所懈怠。嘉德罗斯倒好,反而比平时来得更过分了。

还竖中指,格瑞咬牙,竖中指又是谁教他的?!

但无疑,嘉德罗斯才是他保护的对象。格瑞一言不发,径直走进屋里,把自己横在金和嘉德罗斯的目光中间,有意无意地把嘉德罗斯护在身后。然后格瑞才开口说:「金,如你所见,他现在住在我这儿。」

嘉德罗斯从沙发上蹦起来,上前几步,和格瑞站在一起。他比格瑞还是矮上一些,暂时够不上并肩而立,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我就是嘉德罗斯。你说的死的那个我不认识。」嘉德罗斯说,又把格瑞的手握住,自己向前踏了一步。

「可是明明和原来那个一模一样,可恶……」金低头,像是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自言自语道:「不知道是不是还是那么强。

嘉德罗斯来不及反应,全身就像被冻住,寒意从头顶一路下行,这比他在格瑞精神世界里操练原力时接受的死亡威胁要迫切许多,薄如蝉翼的刀刃就缠在颈上,随时准备来一场亲密的缠吻。无法做好准备,无法逃亡,死神的垂爱近在咫尺。后踵已经踩进冰冷的冥河水中。

眼睛捕捉到一道金色的光芒,和几片分散的绿色光弧。那道金色光芒被绿色光弧击中,只是发生了一丁点偏转,但这就是嘉德罗斯的一线生机。嘉德罗斯的右肩被贯穿了,整个人被带的向后栽倒,重重摔在地上。那瞬间拥抱嘉德罗斯的甚至不是疼痛,而是摆脱恐惧的解脱。他不会死,今天不是终结,这样就够了。

但格瑞的剑刃已经指向金,他从来——从来没有对金这样做过,最冷漠的举动大概只是几十年避而不见。格瑞以为他们现在的关系已经缓和很多,可是金竟然,在他家里,对嘉德罗斯动手。

如果刚才他不出手,格瑞毫不怀疑嘉德罗斯会死。

坚强撑到现在的、崭新的嘉德罗斯,会死。

「你出去。」格瑞要求,对着被一团花纹繁复、表面缀满魔法暗纹的长袍裹住的人要求。

金看他,然后又看看正在流血的嘉德罗斯。

「你照顾好他,治疗仪没办法治这个伤。我走了。」

金挥挥手,在烈斩的剑锋前碎成泡影。


 

「嘉德罗斯,你怎么样?」格瑞把嘉德罗斯扶起来一些,又化去嘉德罗斯肩上的衣服,检视他的伤口。

嘉德罗斯的右肩上的贯穿伤约莫一指粗细,还在不停流血,确实,由神力直接造成的伤害无法直接由依赖治愈神力的治疗仪修复,只能采用一些原始方法。格瑞从精神世界里移出他们从前在凹凸大赛里使用过的药剂和绷带,为伤口做紧急处理,不一会儿手上就沾满了嘉德罗斯的血。嘉德罗斯的唇色苍白,安静躺在格瑞腿上,想伸手抚平格瑞眉间的深谷,又因为手上的血污作罢。

「格瑞……」

格瑞立刻把目光转向嘉德罗斯的脸,「嗯?」

「以后不要让我先进来……也不要让我去卧室,好不好?」

「……好。」

「也不要别人来我们家。你朋友也不行。」

「好。」

「格瑞把我带回来了……嘶,疼,这药是什么药?」

「嗯。消毒的。」随后格瑞反应过来,消毒这个步骤也许不用做,这里距离神域那么近,空气中甚至很少有细菌繁衍。

「还把我养到九岁。」

「嗯。」

「所以格瑞是我的!」

这是什么强盗逻辑……格瑞在心里暗想,但嘉德罗斯盯着他,就是个生病了要糖吃的小孩子,你不会舍得不给的。

「……嗯。」格瑞说。





TBC





其实金……(欲言又止

本章依旧没捉虫,有小错误欢迎指正。


评论(25)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