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嘉瑞】同学少年多不贱 上

  • 我流校园文上线,虽然是点文但点的梗还没有出现(。

  • 全员出场,本章偏轻松搞笑~

  • 之后也许有雷安,届时会标出。



========================

同学少年多不贱

 

 

1

 

 

格瑞第一次见到嘉德罗斯的时候,右眼突然开始疯狂跳动。

 

他之前从没遇到过这种事儿,眼角那股细细的血管不打招呼跳起一支华尔兹,怎么想都很惊悚。那时候格瑞还小,十多岁,站在教室狭窄的过道里,刚报完名准备排队领课本。他前面那位同学不晓得是谁,扛着一柄硕大的锤子,锤头差点没戳到格瑞脸上,于是格瑞只能离这位奇怪的同学五米远,以至于后来一只不好好穿衣服的金色毛犬和一个看起来心思深沉的脏辫男孩插队到他前面。

 

这都无所谓,格瑞想,但班级是不是应该管理一下奇装异服。

 

就在这时,他的右眼吹响了危险的号角。格瑞分了分神,注意到前面领书的锤子同学多领了两本,非常自然地递到他身后两位一脸懵逼的同学手里,他口气诚恳地说「加入我的宇宙海盗团吧」,眼神的意思却是你们敢拒绝会死的很惨。但格瑞这时诚然不应该关心别人的命运,因为一根黑金相间的棍子突然横在他和前面闹成一团的海盗团中间。格瑞前后左右环视一圈,然后稍微垂下目光。

 

「喂——你看哪儿呢!」

 

格瑞左边站了一位一身昂贵潮牌的同学,比他矮一点儿,年纪这么小竟然就开始染金发戴耳环,还在脸上做纹身,虽然那颗星星在他脸上浑然天成。格瑞的右眼跳的更厉害了,丝毫不怀疑未来眼前这位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不过现在……

 

「什么事?」格瑞语气冷漠。

 

「哼,白头发的,我大发慈悲,允许你成为我嘉德罗斯的仆从。」

 

这个人一边扬起的嘴角究竟是挑衅还是欠揍还是又挑衅又欠揍呢?格瑞被这位嘉德罗斯激的手心发痒,差点没把腰间别着的刀抽出来。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格瑞的发小像是另一条金毛犬一样从一个刁钻的角度扑过来抱住格瑞的腰,「噢——格瑞!我竟然也被分到A班了!你又可以借我抄作业了!之前你转班了我好想你……」

 

格瑞正好可以趁此机会不理嘉德罗斯了,于是他颇为柔和地对金点点头:「金。」

 

「喂!!」嘉德罗斯简直难以置信,「你要与渣渣为伍吗?格瑞!」

 

「与你何干?」

 

格瑞再次摆出冷漠的表情,然后惊奇地发现说完这句话他的右眼就不跳了。

 

 

2

 

 

后来他们班果然成了凹凸初中部最腥风血雨的一个班,毕竟年级的著名刺头全都不约而同出现在这里。

 

丹尼尔老师是他们的班主任,在开学第一天就雷厉风行地整顿了班里的奇装异服,所有人都被迫穿上胸前绣了自己名字的制服毛衫。奇怪的是嘉德罗斯的耳环和纹身是被允许的,不过就连嘉德罗斯的武器也被丹尼尔没收了。

 

他们分成了几个阵营:

 

首先,守序中立的格瑞被钦点为班长兼纪律委员。位于教室第二排中间的学霸宝座是属于他的,每天他都会保质保量的提前完成作业,然后借给后座的金,作业再从金那里出口,传到教室的每个角落。格瑞的阵营包括金,金的同桌紫堂幻,和老是霸占靠窗座位的魔女凯莉。紫堂幻从来不抄格瑞的作业,会一个人写到很晚,凯莉也不抄格瑞的作业,因为她总能找到人帮她写,多半是温柔可爱的学霸安莉洁小姐。

 

第二,两团混乱邪恶势力分别占据教室最后一排的两端,分别以嘉德罗斯和雷狮带头。雷狮就是那天扛着大锤收小弟的奇怪同学,他收的两个小弟分别叫佩利和帕洛斯,佩利不写作业,帕洛斯能变出一个分身帮他写作业,至于雷狮……也许他写不写作业都没关系。听说雷狮在低年级还有个品学兼优的弟弟,跟他哥哥可真不像。嘉德罗斯雄踞教室最后一排的中心位置,俨然成了那里的王。他也有两个跟班,俩人都是蒙眼大佬,雷德梳着红色长马尾,祖玛是绿色披肩发,每次嘉德罗斯和他们一道走路,红黄绿依次排列,和交通信号灯似的,不过就是中间下凹了一块。

 

嘉德罗斯和雷狮为了抢夺风水宝地没少打架,但因为他们各自有更中意的打架对象,大多数时候竟然还能和平共处。格瑞,很不幸的,就是嘉德罗斯的那个人。右眼三天一小跳五天一大跳,格瑞在挺直脊背听课的时候经常能感觉背后一阵火烧,然后「咚咚」、「咚咚咚」,血管传来心跳的声音,如此轻易就能被嘉德罗斯扰乱节奏。格瑞雀屏中选大概是因为开学第一天他对嘉德罗斯冷漠的态度,后来则是因为嘉德罗斯又惊又喜地发现格瑞几乎和他一样能打,却又总是差上那么一点,冷峻的面容会被他慢慢逼出有些狼狈的表情,还会被他缠的跑不了。嘉德罗斯极少时候也会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对格瑞有点过分,以至于格瑞现在看到他就绕道走。可是和格瑞打架实在太爽了,爽到嘉德罗斯能把他的其他一切爱好抛在脑后。

 

不幸者联盟的成员还有善良守序的安迷修,因为和格瑞从某种意义上同病相怜,安迷修和格瑞关系不错。但比起人气很高的班长格瑞,安迷修明明长得很帅人气却迷之惨淡,就连和谁都能侃上一两句的艾比也经常不理他。安迷修有一次非常沉痛的举起可乐和格瑞的牛奶碰杯,发出拷问灵魂的呐喊:「为什么,格瑞,为什么美丽的公主们不肯青睐我这个忠诚的骑士呢?」格瑞冷静思考,审慎回答,还有机结合了安迷修设下的情境:「也许是因为公主喜欢上了恶龙雷狮。」安迷修悚然抬头:「是因为恶党?」格瑞那时丝毫没有意识到也许他在坑人,而是相当肯定地颔首:「你得打败他。」

 

安迷修若有所思。

 

 

3

 

 

其实格瑞也不像大家传言的那样不近人情,从他对待抄作业的态度就可见一斑。时不时的,一群无聊中学生还会玩类似于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那天凯莉做东,几个人围成一圈猜数字,几盘下来,艾米穿了他老姐的女式制服,莱娜亲口承认了她暗恋鬼狐学长的事实,不幸终于降落到格瑞头上。

 

「728?」这个数字莫名其妙被格瑞脱口而出,随后凯莉笑容可掬地一合掌,「格瑞,这轮就是你!」

 

「……」格瑞沉默片刻,「我选真心话。」

 

凯莉大声拒绝:「不行,从现在起谁都不能选真心话了!」

 

好吧,大冒险也无所谓。格瑞挑眉:「那你说。」

 

那一刹那凯莉眼睛里一定有簇火花闪过,她迅速说:「格瑞,你去帮嘉德罗斯整理课桌吧,本小姐每次经过那里都要绊倒。」

 

嘉德罗斯当然没有自己清东西的习惯,也不让别人碰他散落一地的课本。格瑞天生有点洁癖,除了有时和嘉德罗斯打架之外,绝不靠近那块杂乱无章的地域。凯莉偏偏喜欢从后门进来,所以这次是她以权谋私,故意坑格瑞的。

 

格瑞叹了口气,果断起身,从课桌间狭窄的缝隙侧身走过,身后是一阵惊呼和掌声。抵达目标地点,格瑞从地上把嘉德罗斯崭新的语文和数学课本捡起,码齐,放进嘉德罗斯空荡荡的抽屉。然后格瑞在嘉德罗斯的座位上坐下,认命地把嘉德罗斯桌上横七竖八的笔、橡皮和直尺分门别类,依次按顺序往嘉德罗斯的汉堡笔袋里放。嘉德罗斯的桌上竟然还有涂鸦,本来格瑞没看出来他画的是什么,仔细一看嘉德罗斯还在旁边留了注解:「芦荟,哈哈。」嘉德罗斯字迹飞扬。格瑞顿了顿,没忍住露出一抹苦笑。你才是芦荟,你全家都是芦荟。

 

谁也没想到,这个时候嘉德罗斯正站在教室门外。

 

这个课间挺长,嘉德罗斯本来准备去骚扰格瑞,结果前排竟然被一群渣渣围起来了,一个两个还笑的挺开心。嘉德罗斯觉得没趣,大摇大摆地领着雷德和祖玛出去了。结果等他回来,还没进教室门,就看到有人竟然坐在他的座位上。这人简直胆大包天!嘉德罗斯心里升起一股不可思议,也没吱声,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是格瑞!

 

「格瑞在干嘛……」嘉德罗斯小声喃喃。

 

雷德大声抢答:「老大!格瑞……」然后他的嘴迅速被嘉德罗斯捂住,「别出声,看看格瑞有什么阴谋!」嘉德罗斯完全压不住他兴奋起来的声线。

 

被迫噤声的雷德只能腹诽,老大,这有什么阴谋,格瑞就是在清课桌而已啊。

 

格瑞做事认真负责,既然来帮嘉德罗斯收拾了,那就一定要收拾到他完全满意为止,于是一个没注意在嘉德罗斯的座位上端坐了五分钟。格瑞整理了多久,嘉德罗斯就杵在门口看了他多久,可令人奇怪的是这次格瑞的嘉德罗斯预警雷达完全失效,他没有任何被注视的自觉,而是若无其事、慢条斯理地驯化嘉德罗斯的课桌,直到连格瑞也对这样整齐悦目的布局挑不出任何毛病。最后格瑞又看了眼嘉德罗斯的涂鸦,现在它在一张平整的课桌上更明显了,不过格瑞没把它擦掉,而是抽出笔来添了一句:「你自己也差不多。」

 

上课铃响了,格瑞有点慌张,条件反射地往门口扫了一眼。嘉德罗斯的反应快得惊人,拽着雷德和祖玛闪电般躲到门侧边的墙面后面,于是格瑞只看到了大摇大摆踩点进教室的雷狮。格瑞松了口气,心想幸好没被嘉德罗斯撞上,万事大吉,于是脚步轻快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雷狮看格瑞走了,嫌弃地瞥了墙边的嘉德罗斯一眼,很严肃地开口:「我说,嘉德罗斯,你这样很GAY。」

 

雷狮在此后的岁月里数度发誓,他当初只是例行挤兑嘉德罗斯,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可是嘉德罗斯惊讶地回瞪他,凌厉的目光竟然慢慢软化,随后嘉德罗斯破天荒地率先撇开眼神,看向别的地方,还故作凶恶地扔来一句:「要你管,老鼠。」

 

「……」

 

我不管,你栽进谁的坑里都和我无关。雷狮无语的想。

 

 

 

 

TBC





文名同学少年多不贱引用自杜甫大大《秋兴八首》的第三首,张爱玲也有一本小说叫《同学少年都不贱》,当然还有一篇耽美文应该也叫这个名字,虽然我妹有看过~

原句是说“往日的少年同学们,如今都飞黄腾达啦”。所以后期可能会发小刀(✿◡‿◡)

评论(25)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