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嘉瑞】神使奶爸 9

  • 年下幼驯染,九岁嘉嘉X神使瑞瑞,详细预警见1

  • 大罗神通棍终于上线!

  • 关于梦境的描写,有一些神话学和心理学的依据,欢迎评论一起探讨哦w



==============================

9 记忆

 


当天晚上嘉德罗斯开始发烧。这感觉很奇怪,浑身上下都冷,四肢酸软麻木,仿佛被什么东西压着,不断向下坠落。刚开始伤口处还传来一阵又一阵钝痛,后来就成为这场席卷全身的风暴的暴风眼,微微跳动着,倦怠感从这里尘嚣喧上,却不再那么疼了,只是老像被若有似无地拉扯着。


嘉德罗斯从没经历过这个,他的身体恢复能力堪称霸道,以前不论受了什么伤,他总是好的最快。所以嘉德罗斯向来对受伤有些不以为然,因为天地自然会用呼吸和睡眠的魔法为他治疗,赐他恩典,带他远离病痛。可现在,嘉德罗斯陷在柔软的枕头里,茫然地盯着天花板。他不懂这是怎么了,他竟然拱手向一位陌生的访客交出身体的控制权,任由病魔舔吻他的身体。嘉德罗斯的眼眶又干又痛,他不知道这是发烧的症状之一,还以为脆弱已经把他击垮,要从他这里讨要眼泪。嘉德罗斯咬紧牙关,拼命向上看,坚决不让眼角有任何可疑的液体滑落。此刻嘉德罗斯特别特别想要格瑞陪在他身边。


「格瑞……」嘉德罗斯小声呼唤,喊出这个名字能让他稍微舒服一点儿。但嘉德罗斯不知道格瑞去哪儿了,刚才格瑞试了试他的温度,表情瞬间变得相当吓人,他把嘉德罗斯抱到床上去,仔细把被角掖好,然后又毫不客气地用宅急送买了一套鸭绒被。


五分钟后,嘉德罗斯被两床被子压的喘不过气来。


那时候嘉德罗斯就可怜巴巴的想要格瑞留下来,他还没开口,格瑞就旋风一般扫出了卧室,嘉德罗斯徒劳地张张嘴,发现嗓子也干得吓人,像要喷火。


格瑞……格瑞……嘉德罗斯昏沉地闭着眼睛,大脑混沌一片,本能地抓住怒涛中他唯一的浮板。


这时,格瑞捧着冰袋,家政机器人费力地举着温水,跟在格瑞后面蹑手蹑脚地踏进卧室。格瑞把嘉德罗斯从寒冰湖里捞回来的冰块弄碎了,再装进好不容易买到的冰袋里,外面裹上一层厚毛巾,在十分钟内制作出完整的家用物理降温装置。这装置十分复古,凹凸星的居民依赖基因改造和治疗仪已久,根本不再需要这种被淘汰的东西。可格瑞没有办法,嘉德罗斯的伤是神力造成的,现在他发烧更像是身体一种本能的排异反应,治疗仪对此束手无策。所幸格瑞对曾经阅读过的文献都过目不忘,他知道在遥远的星外区域曾有一颗水蓝色的星球,那里的居民落后又强大,无知又睿智,他们面对的自然不可控而危险,可这危险甚至不如居民的欲望本身,最后他们走向毁灭,但留下了许多有趣的思想和发明,以及每个种群都难以摆脱的罪和救赎。也许他们从未消失,只是换了形象旅居于此。


不过无论如何,格瑞感谢他们留下了最简单且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法。


「嘉德罗斯……」


格瑞看着那个被他埋在被子底下的小孩儿。嘉德罗斯嘴唇苍白,双眼紧闭,剑眉仍不服输地向上挑起,眉心沟壑却难以抚平。双颊红晕有些妖异,眼角也像抹了一层红粉,看起来就烧的很厉害。格瑞用指尖靠近嘉德罗斯的额头,但他的手指因为和冰块纠缠太久本来就在发烫,只能感觉到嘉德罗斯的额头又在他的指尖点燃了一簇火花。这样不行。格瑞俯下身,用自己的额头贴上嘉德罗斯的。


还是好烫……!


嘉德罗斯的眼皮恰好在这时抬起一半,因为他感觉到了格瑞的气息,沉静,冲和,温馨占据清淡的小小一角,像把一杯牛奶倒进小溪,再看它东流向海。「格瑞……我是不是表现的很糟?」嘉德罗斯说,音量简直是他平生最小。


格瑞沉默好久,思考怎么去开解嘉德罗斯。因为额头碰额头的姿势,他和嘉德罗斯眼睛的距离只有短短一厘,嘉德罗斯却不看他。


「怎么会。」格瑞最后说,「以后不会这样了。」


随后,他的温度离开了,换成灼人的冰凉贴上头顶。嘉德罗斯被激得哼了一声,「好凉——」


「嘉德罗斯,我会守着你的。」


格瑞又补充了一句:「……生日快乐。」


嘉德罗斯确实烧得有点糊涂,以至于刚才他说的那句话像在对格瑞乞怜,这逊毙了,真他妈想不到为什么会和格瑞说这个。但格瑞这句生日快乐直接击中了嘉德罗斯正在被懊恼蚕食的心防,使他险些守不住泪关,想对格瑞大声控诉他有多委屈。今天傍晚发生的事太大了,天崩地裂一般压在嘉德罗斯头上:他很屈辱,而且不解。明明是他过九岁生日,明明格瑞给他准备了惊喜,为什么那个人来了,格瑞要叫他躲到楼上去?为什么他们的花儿开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要来欣赏?为什么那个人入这里如入无人之境,又轻而易举地戳破他的尊严?


而且……而且嘉德罗斯怎么也不想承认,金的示威其实让他感到一丝无望。


神,这就是神的力量么?嘉德罗斯头一次对那些敬畏有了切实的理解——凌驾一切,喜怒无常,枉顾生死,金用一道能让嘉德罗斯感到如此折磨的伤口教他主宰的意义。格瑞是神使,按说正是这种力量的代言人。可嘉德罗斯从没有从格瑞身上感受到压迫感。格瑞是从另一个方面让嘉德罗斯领略到了神:美丽、庄严、完美近乎神圣。当然还有拯救。


他抖了抖,格瑞以为是冰袋太冷,立刻就把冰袋撤去,用自己温热起来的手心在嘉德罗斯的手心用力揉搓。


「没事——等温度降下来——你就会舒服很多。」格瑞不知道还能怎么办,不论是嘉德罗斯的身体状况还是心理状况都让他没底,只能放柔语气,尽量说些连他也没把握的话来安慰。


——那双紫色的眼睛里饱含悲伤。


这一瞬间,嘉德罗斯的不平消解了,他之前对世界有多少好似火碰上火药那样一触即发的愤怒,突然全部平静下来。


等温度降下来……也许我该和世界和解。


和它生气没有意义,因为神明没有抛弃我,他现在正牵着我的手。


「格瑞……」嘉德罗斯向格瑞那边蹭了蹭,用自己的手指囚住格瑞的手指。

 


 

嘉德罗斯做了个梦。


他从前也常做梦,总是梦到他自己。他很难在梦境里看到具体的事物,除了自我本身之外,其余一切都很抽象。他经常看到自己,穿着格瑞现在为他量身打造的那一套衣服,悬浮在一个没有边际的空间里,周围是一片黑暗,更远的地方却有光。如果硬要描述,嘉德罗斯觉得他像是漂浮在「什么都没有」的永恒里,但总有个声音像海妖塞壬,反复在他脑中念唱,叫他去探索,去探索美丽的世界。


今天嘉德罗斯的梦境第一次有了不同,他乘着一只小舟,在灰色的海水里漂流。小舟的形状像月亮船,船头挂着一盏昏黄的灯。


我要到哪里去?嘉德罗斯好奇环顾自周,伸出手船舷拍打几下,那里传来空洞的回音。嘉德罗斯又把手伸到海水里去,水竟然是温热的,手浸在里面非常舒服。这水让嘉德罗斯联想到某人的怀抱,他不自觉又伸出另一只手,想进一步和海水接触。嘉德罗斯半个身子挂在船舷上,张开手准备拥抱大海。


——突然,一只手扯住他的领子,把嘉德罗斯整个人提了起来,像当初格瑞把他拎进家门一样。


「谁?!」嘉德罗斯一脸怒容地回头,手心挥出一道金芒。


格瑞冷漠地注视着他:「你快掉到海里去了。」


「是…是么?」嘉德罗斯安静下来,格瑞已经放开手,于是嘉德罗斯坐到格瑞对面,「格瑞?」


格瑞只是看他,不置可否。


「我们要到哪儿去?」


格瑞站起来,他走到船头,只留给嘉德罗斯一个背影。「那要看这条船能航行多远。」


「它不会一直往前开吗?」


「一直往前……有什么意义?拥有目的地的船才叫航行,否则就是漂流。如果一直向前开,我们会在这个世界里反复绕圈,最终困在你的回忆里。」


「我的……回忆?」嘉德罗斯重复。


「嗯。」格瑞清冷的声音仿佛越过几个空间,传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老了,「这片海,这片海就是你的回忆。」


嘉德罗斯瞪着眼睛,去看这片被层层灰雾覆盖、向四周生长一望无际的海面,他的回忆竟然有这么多?!


格瑞轻笑,正准备开口解释,突然他瞭望到了什么,发出惊讶的呼声,「竟然可以靠岸了。」


「你说什么?」嘉德罗斯还在看水,他突然发现水里长出丝丝缕缕的金线。「格瑞你看,水里面有——格瑞?!」


船身震动了一下,嘉德罗斯扶住船,可是格瑞已经从他站的位置消失。


格瑞可能不见了这个事实让嘉德罗斯惊慌不已,他再也顾不上海水里有什么,踩着踏板就往黑沉沉的陆地上走,格瑞没可能跳进水里,那么就只能是登陆了。


「格瑞——」嘉德罗斯六神无主,根本没看清脚下有什么,他踩空了,在陆地的边缘跌了一跤。他什么都抓不到,只能不断地坠落,继续坠落——


然后嘉德罗斯蓦地睁开眼,他还是紧紧抓着格瑞的手,躺在他们俩的床上,格瑞低下头看他,眼神里不仅有担忧还有惊喜。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还短暂地处在梦醒的茫然里,没有意识到格瑞平静的语气下超过正常水平太多的激动。


格瑞把他们牵在一起的右手举起来,「嘉德罗斯,你看。」


嘉德罗斯转过头,还是没明白格瑞在高兴什么,他只是感觉手心很热,这是因为发烧还是因为格瑞的体温?


「这就是大罗神通棍。」格瑞把嘉德罗斯的五指摊开。


嘉德罗斯看向自己的手心,那里安静的卧着一根只有他手掌那么长的小棍,金色和黑色交错出现,像一根小铅笔。


嘉德罗斯轻轻合上手掌。

 

 

 

 

 

TBC




虽然现在大罗神通棍的名字应该是小罗神通棍hhhhhhhh

评论(17)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