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嘉瑞】神使奶爸 10

  • 年下幼驯染,九岁嘉嘉X神使瑞瑞,详细预警见1

  • 这几天不写手感全无....

  • 之后会加快节奏(这几章太慢热了!QAQ



==============================

10 重现

 

 

「嘉德罗斯同学表现得很好,大家对驾驶STU-2型航空梭的操纵还有什么不熟练的地方,都可以向嘉德罗斯学习。」


嘉德罗斯身穿以黑色和红色为底色的轻便型航空服,仍然高高地站在舷梯上,他的右肩上系着绑带。时间过去将近一个月,金留下的伤口仍没有完全愈合,如果用力过大还是会有牵扯和撕裂的痛感,不过已经不影响正常的生活和学习。


嘉德罗斯脖颈微扬,金发在训练场模拟的星空光海下显出某种妖异的色泽。他看也没看正在仰视他的同学们,表情冷淡地拾级而下,把防具解下放到桌上,再小心翼翼戴上那个质地奇异的发箍。现在整个学校都知道嘉德罗斯是尊贵的神使大人的家人,于是连对他指手画脚都是闷不做声的。嘉德罗斯表现优异也是应该,不然不是丢了那位传说中百年来最美丽孤僻的神使的脸么?


指导训练的老师也分外和气地对嘉德罗斯欠身,问:「您现在想下课了么?」


嘉德罗斯摇摇头,自己走到一架放置在训练场边缘的航空梭那边,躲开其他人探视的目光,坐在这片庞大的废弃机械的残骸中心。嘉德罗斯打开右手,把眼睛慢慢阖上,随后他清晰地感到掌中漫上一片热潮,逐渐加温、沸腾,像是太阳于手中升起。嘉德罗斯再睁开眼睛,大罗神通棍在他手上载浮载沉,这些日子它已经能伸展到一把尺子的长度。嘉德罗斯用力攥住它,战栗感就像一道弧光,把灼烫的手心、脊柱乃至天灵盖连成一线,随之而来的还有滔天战意,让嘉德罗斯总想砸坏什么东西,或者是毁掉什么人。


但同时,嘉德罗斯意识到,大罗神通棍是属于他的。是真正的,前所未有的,从来就属于嘉德罗斯的。是他可以肆意使用的、随他挥洒的、能和他一起成长的。没有什么三大原则,亦不用担心背叛,因为大罗神通棍也是他自己。这感觉既然嘉德罗斯狂喜,又让他恐惧。狂喜自不必说,嘉德罗斯自懂事起就渴望这样一份标定的力量。恐惧也许不那么恰切,但嘉德罗斯确实害怕,他的害怕恰恰来自从前能给他绝对安定的人。


——格瑞。


格瑞在大罗神通棍刚出现的那一晚确实守了嘉德罗斯一夜,嘉德罗斯每次挣扎着从梦魇中清醒,总能看到格瑞静如星子的眼睛。最后一次嘉德罗斯惊醒是因为感觉到格瑞正在把手往外抽,嘉德罗斯对格瑞手心温度的眷恋显然同时超出他们两人的想象,嘉德罗斯刚醒,还在对着空荡荡的手心发愣,格瑞难得表情微妙,他一挥手,玻璃的透光模式随之改变,初升的阳光照进室内。


「天亮了,你也退烧了。」格瑞说。


我这就退烧了么?嘉德罗斯吸吸鼻子,之前发烧时鼻腔里的干热感觉果然消退了很多。


「我去做饭。」


格瑞转身出去,嘉德罗斯在那瞬间特别想拦住他,甚至不知道为何要那么做。但在他开口之前,格瑞下了楼,之后就没再上来,早餐还是小机器人送来的。


嘉德罗斯起床之后发现格瑞收拾了一间崭新的屋子,两只小机器人配合默契,夹着薄被的两边,抖一抖,掖起来,再把整好的被子放到大床正中。格瑞抱着手臂站在门边,看到嘉德罗斯过来,他点点头,说:「之后我睡这里。」


「为什么?!」嘉德罗斯急的要命,他先对两只机器人吼「你们别整了!」然后转向格瑞:「你为什么不睡你的床?」


他也是机器人的绝对主人,所以小机器人听话地悬停在半空,那床绿色的被单也不上不下地挂在空中,恰如嘉德罗斯的心情。


格瑞回答得理直气壮:「嘉德罗斯,你长大了,我以后不会事事照顾你。」


「我……」


嘉德罗斯看看右手,又看看格瑞。他很明确地读懂了格瑞的潜台词,格瑞的决定和他是不是九岁没有关系,只和他有没有获得元力有关系。此刻嘉德罗斯对于格瑞来说已经不再是那个手无寸铁任人欺负的小孩子,于是格瑞不会同以前一样待他。可是……可是,嘉德罗斯的脸色相当难看,他没想到格瑞准备收回一些东西,至少他没想到会这么快。


「格瑞,我……」自尊心作祟,嘉德罗斯完全不能否认格瑞对他长大了的判断,那么多说无益,嘉德罗斯沉默了好半天,终于挤出一句:「那每天的训练,还有吗?」


「当然。」格瑞平静的眼神里闪过一丝严厉,「你受伤了,我会给你三天休息时间。」



 

嘉德罗斯躺在学校的训练场上,透过STU-2型航空梭孤零零的骨架,仰望头顶的那片人造星空。嘉德罗斯向来不知自己从何而来,没有故土,没有亲情,没有友谊,也没有目的、没有荣誉,所以格瑞向他伸来的手格外宝贵,几乎赋予了嘉德罗斯一切。


在九岁这年,他小时候的那段看似很长的苦难已经变成一场流星雨,格瑞让他可以天真浪漫地对从前许下心愿。甚至现在嘉德罗斯已经实现了一个最为重要的愿望——他和格瑞开始实战训练,嘉德罗斯惊讶地发现大罗神通棍可以接住烈斩的剑刃,即使只有短短一秒,即使大罗神通棍会因他握不住而脱手,但能接住就是能接住,和以前的一味闪躲天壤之别。总有一天,嘉德罗斯并不怀疑,总有一天他能战胜格瑞,会向金复仇。这个人在他身上留下的伤,嘉德罗斯一辈子也不会忘。


但嘉德罗斯也不会忘记——因为所谓长大,他又是一个人了。星空这么广阔,格瑞带了他一程,然后选择将他推向另外的方向。


有没有办法不做这道选择题?为什么力量和格瑞一定要二择其一?


嘉德罗斯忽然从训练场冰冷的砖石地面上弹起来,对啊,为什么要呢?就和大罗神通棍是属于他的一样,如果格瑞也是属于他的……


如果格瑞也是属于他的。


突然,身边传来一段激昂的奏乐,嘉德罗斯看向手腕,发现是学校为他们统一配备的联系终端,那里闪着光,正不断喷出彩带和礼花。被打断思绪实在不爽,嘉德罗斯直接把它取下向外一甩——反正格瑞给他用的是假身份,里面那一大堆代表身份的数据资料对嘉德罗斯来说就是渣滓——终端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但仍然没有放弃播报。


嘉德罗斯隐隐约约听到里面在说:「第四十届凹凸大赛……正式开始报名……」


凹凸大赛?


作为凹凸星球的居民,嘉德罗斯当然知道凹凸大赛,创世神为他们开启的唯一上升通道。据说他老人家创造这个宇宙极其随意,像撒下一把骰子,把资源和地位随手乱扔。幸福就是幸福,不幸就是不幸,一切泾渭分明,井然有序。不过即使在贫民区里有关凹凸大赛的宣传画也贴的到处都是——这是你改变命运的机会,创世神会赐予你力量,实现获胜者的一切愿望。嘉德罗斯从来不信,事出无因必有妖,如果他是神,才不会想平白无故的把世界分给别人,从小便没少对着那些张贴画吐口水。见到格瑞之后,嘉德罗斯愈加笃信这就是一场骗局:作为神使,格瑞必然是他那一届的胜利者。可嘉德罗斯就没见过比格瑞还擅长不高兴的人。他落落寡合,第一次见面时整个人轻得要飘走,如果单独被人围住行礼还会小幅度发抖,这哪里像是享受了神的恩典?再加上格瑞的那个所谓朋友,穿的倒是挺神圣,但实际上就是一团危险的黑色风暴。他是神吧?但格瑞明显怕他。


可训练场那头一片喧哗,嘉德罗斯的同学们明显兴奋极了。和贫民区的孩子不一样,这里的人几乎都没有元力,但他们对这种「神的力量」有种狂热的向往。几乎所有收到开赛通知的人都当即决定要参加比赛,还眉飞色舞地畅想自己将会得到怎样的能力。


嘉德罗斯远远看着,只觉得一阵胃痛。


小羊羔们,元力是属于你们自己的!才不是什么劳什子创世神给的。


除非创世神就是那位拥有紫色眼睛的神使。





TBC





刚刚重看了一下我的大纲(。

完全写歪了啊喂_(:з」∠)_

评论(16)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