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嘉瑞】神使奶爸 11

  • 年下幼驯染,9岁嘉嘉X神使瑞瑞,详细预警见1

  • 本章有人物死亡预警!回忆杀!

  • (应该)不虐!



============================


11 历史


 

第二个通讯就是嘉德罗斯的「创世神」打来的。格瑞直接给他拨了个紧急通讯,所以被嘉德罗斯抛出去的终端在空中转了一圈,又自行长出一副机械翅翼,扑棱着飞回嘉德罗斯身旁。


「格瑞。」嘉德罗斯眉毛微挑,嘴角下压,努力做出对这通通讯浑然不在意的模样,其实心里乐开了花。格瑞都好几天没主动给他打电话了。


格瑞似乎有些焦灼,看到嘉德罗斯还好端端地待在学校,他总算松了口气:「嘉德罗斯,不要参加凹凸大赛。」


嘉德罗斯故意不答应格瑞,反而鼓起脸颊,装作老大不乐意的样子,「为什么啊——」


果然,格瑞眉心的沟壑更深了两分,一线阴翳漫上他永远澄净的眼睛。格瑞沉默片刻,换上命令的语气:「嘉德罗斯,你现在就回家。」


嘉德罗斯有点惊讶,格瑞竟然因为他短短一句话生气了。他可不想毁掉和格瑞难得的对话,当下就答应了格瑞:「那我和老师说一声。」


「不用。」格瑞好像很疲惫,他垂下视线,过长的睫毛深深掩住心灵的窗户,「你直接回来吧。如果你一定要参赛,至少让我带你看看真实的赛场。」


说完这句话,格瑞单方面切断了通讯。他一个人坐在偌大的客厅里,阵风吹过,忍冬藤轻轻敲窗,沙沙作响。嘉德罗斯本来只想种玫瑰,用花肥吊着,让它们在冬天亦不凋谢,忍冬之类的蔓藤自然要当作杂草铲了。格瑞没同意,坚持让他们的花园遵循自然规律,如是所见,他现在拥有一片能让人安静的风景。


过了两分钟,嘉德罗斯出现在家门口。一年时间已经让当初那个嘉德罗斯脱胎换骨,他急匆匆地回来,航空服还没脱,金发光彩熠熠。他不便用右手脱鞋,就对着小机器人抬腿。这里每个机器人都是旺仔牛奶,当然乐意为嘉德罗斯服务,殷勤地把高靴从嘉德罗斯腿上拔下来。格瑞瞟了嘉德罗斯一眼,突然出现在手中的烈斩对着虚空随意一挥,架住劈下来的迷你版大罗神通棍,然后评价道:「比昨天长了4厘米4分,硬度不变。」


嘉德罗斯把棍子往空中一掷,本是向上旋转的大罗神通棍突然凭空消失,格瑞瞳孔微缩,把烈斩的刀背往三点钟方向竖立,铿锵一声,击落从诡异的角度攻过来的大罗神通棍。


嘉德罗斯这是领悟了什么?!他之前可不会这一招。


格瑞尚在吃惊,却没想到嘉德罗斯还有后手,因为这个后手就是他本人。嘉德罗斯没再管和格瑞的小切磋,扑过来双手搂住格瑞的脖子。格瑞无奈后仰,不知道嘉德罗斯趁他不注意到底吃了多少垃圾食品,不管元力恢复的如何,体重已经是全盛水准。


「干什么。」格瑞推开他的脸,「我不同意你参加凹凸大赛,撒娇也不行。」


嘉德罗斯一龇牙,「不参加也行,你得告诉我为什么。」


格瑞说:「因为你曾经参加过凹凸大赛。」



 

一百年前的事情永远是格瑞的噩梦,但它就和所有的悲剧一样,是从美好和希望开始的。格瑞曾经相信,能从创世神那里质问到答案,关于那块石板,关于他的星球无谓的牺牲。在凹凸大厅成功领取元力的那一刻,格瑞也想过这次他终于握住了命运的钥匙。


真相,或者死。格瑞觉得这是相当不错的买卖。


坦诚地说,凹凸大赛里都是危险的亡命徒,但他们同时也是一群不错的家伙。虽说按照比赛的规则,赛场里见到的所有选手都是敌人,但格瑞还是和他们中的一些成为了朋友,或者把他们认作值得全力以赴的对手。


当人在少年,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实是幸事。格瑞就遇到了一个,虽然大多数时候这个对手对他穷追不舍,烦到不行,说要决胜负又不认真,抓着他好像当他是这场比赛里唯一的乐子。但当格瑞真的遇到一个人没法处理的问题,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他。


嘉德罗斯。以前的那个。


那时大赛已经唱到终曲,让格瑞佩服过、留心过的名字逐个消失。大赛前十七零八落,格瑞自己的所谓小队也减员严重,除了金和他,紫堂幻死于召唤兽反噬,凯莉则自愿跳进了没有生路的陷阱。金的黑化愈发严重,虽然黑化的金不会对格瑞出手,但格瑞根本控制不住他迷路的朋友,只能小心地尾随着,看金变得越来越强,也越来越不是他自己。


格瑞开始意识到这场比赛最大的阴谋大概就在眼前,他们遇到的一切都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操纵,目的就是让金步步沉沦。在某天亲眼见到金无视那对呆毛姐弟的求饶,毫不犹豫地将他们从比赛除名的时候,格瑞联系了嘉德罗斯,他心里有极其不好的预感,觉得再不处理金的问题就晚了。


嘉德罗斯是一个人来的,格瑞没问他雷德和祖玛哪里去了,这没有意义。那时格瑞对金实力的评估相当模糊,他只能判断金在非正常状态比他强上很多,但究竟有多强,格瑞也无法确认。鸟儿能判定距离地面的高度,却无从得知天空有多高远,大约就是同样的道理。嘉德罗斯当然隐藏了实力,但格瑞不认为他有决胜的把握,于是向嘉德罗斯提出了一个方案。


那是格瑞第一次见到嘉德罗斯发怒。格瑞瞬间被大罗神通棍掼到山岩上,喉咙也被暴怒的嘉德罗斯扼住,「听着,格瑞,我不需要利用你赢他。」


「我说过他是渣渣,那么他永远是。」


嘉德罗斯向金飞身而去的时候就像一颗金色的流星,倏忽划破包裹住金的黑色夜空,但这个意象就透露出不详。格瑞被嘉德罗斯打得够呛,但他的眼睛没有错过任何画面。金红色和黑色的太阳相互撞击,那些光亮屡次扑灭又重被点燃,像是不死的凤凰在黑暗中鸣叫。但那也是有尽头的,光亮似乎是被一点一点吸尽的,直到最后一丝也散漫天边,化作抹在昏暗天际的夕照。


巨大的黑色箭头穿透云层,遮天蔽日,地表被砸开无数道裂痕。那时候确实是世界末日,金通过了创世神的验收。


格瑞在一片空无中找到了嘉德罗斯,他看起来非常痛苦,明明是个九岁孩子,脸上却突然有了风霜。


「对不起,嘉德罗斯,我不该把你扯进来。」格瑞浑身发麻,他看得出来嘉德罗斯受了多重的伤。


嘉德罗斯笑了笑,侧身咳出一口血:「不是你的错。格瑞,你知道吗,我才发现圣空星的那些老头子原来不打算让我变强。」


「你说什么?」


嘉德罗斯仿佛在看很远的地方,他继续说:「这是个阴谋,那个渣渣也只是别人的玩偶,你们别被人骗了。」


这句话,嘉德罗斯是遥遥对着自己的故土说的。


格瑞还没说话,忽然出刀,指向嘉德罗斯身后。


「金。」


乌云逐渐散开,他的朋友在透出云层的阳光下诡异地笑着。


嘉德罗斯突然握住格瑞的手腕,没有说话,但格瑞就是读懂了他的意思。没有拖延,烈斩的刀锋转了个方向,他的元力武装是高纯度的精粹元力,可斩万物,其中也包括嘉德罗斯。


「格瑞,幸亏是你。」嘉德罗斯很平静,为自己的生命说出结语。


其他人,还不配为王送葬。

 

 



TBC




本来对话不想写的那么中二,可是意识到第一章这么写了(囧!

希望大家能谅解 ˃̣̣̥᷄⌓˂̣̣̥᷅

评论(17)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