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嘉瑞】神使奶爸 12

  • 年下幼驯染,9岁嘉嘉X神使瑞瑞,预警见01

  • 这章搞事!搞事!(有点兴奋

  • 基本嘉嘉过去线讲完了三分之二



============================

12 嫉妒

 



故事讲到一半,嘉德罗斯的表情冷了下来。


格瑞心知他们的过去并不愉快,甚至是他也用了近百年时间来消化嘉德罗斯的死亡。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格瑞把嘉德罗斯和圣空星的悲剧都归咎于自己,如果他没有让嘉德罗斯插手金的问题,如果他不在战前激怒嘉德罗斯,如果他能更早地向圣空星示警……


也许后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圣空星是茫茫宇宙中第一个看破创世神真相的地方,因为嘉德罗斯作为主脑,会把比赛进程自动同步到母星的服务器。圣空星王亲临现场观摩完凹凸大赛的第二阶段后也有所觉察,他对嘉德罗斯的后续比赛投入了更大的精力,也接收了绝大部分嘉德罗斯和金对决时回传的记录。他很快醒悟过来,当即决定出兵救回自己奄奄一息的继承人。但是,当圣空星的第一舰队在星海中航行,一道超级激光从距离凹凸星数十光年外的DS-2(Death Star-2,即死星Ⅱ)平台发射,两个小时后,它直接贯穿了圣空星的核心,第一舰队甚至目睹了它母星的陨落。


那时没人想到凹凸星和创世神已经创造出死星,伽马射线暴竟然能被人为操纵。绝对的武力威慑带来绝对的臣服,凶暴的力量无疑真的让创世神登仙成圣。就连圣空的兄弟星也拒绝伸出援手,远攻且失去后援的圣空星第一舰队甚至无法攻克凹凸世界外围的防御圈,但舰队中的每个人都是真正的战士,绝不临阵脱逃,誓死效忠他们的王。在艰难登陆凹凸星之后,圣空星王亲自带领残余部队,一度将战线推到二手航空梭租赁管理局附近,再进一步就能通过贫民区和黑市渗入内城,策动凹凸星的原住民掀开他们历史中一段黑暗的幕布。他们几乎成功了,因为那时创世神正忙于比赛的最后阶段,是金的力量能否为他所用的生死攸关的时刻。可惜的是,命运之手拨动了厄运的琴弦,创世神在城门被攻破之前成功抽取了金经过提纯的力量,这意味着他将在未来的数年内所向披靡。


格瑞那时陷入了沉睡,没有看到圣空星王如何战死,但他确实应该死在那里,就在距离嘉德罗斯重生不远的地方。


也是从那时以后,面向全星域的凹凸大赛由自愿参加变成了强制参加,被死星吓坏了的众位领导者选择妥协,生怕创世神一言不合给他们的星球来上一炮。但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创世神其实并没有掌握利用乃至创造伽马射线暴的方法,他只是用多年收集的元力发射了惊天动地的唯一一击。如果当时有星球愿意出兵帮助圣空星的舰队,哪怕是派出一支小队前往地点已知的死星,就会发现那里的能源濒临枯竭,再次蓄满甚至需要数十年时间。可是事情就和创世神预料的一样,没有人敢在他刚毁掉圣空星的时候忤逆他,大家默认了圣空星的陨落,任由它的尸骸和粉末四处飘散,化作灿烂的星云。百年后,那里有了新的名字——


星墓。


格瑞辞去神使的职位之后,本来就想向星墓飞行。听说在那里航行,耳边可以听到风声。


「嘉德罗斯,我很抱歉,对你,以及对你的故乡。」格瑞暂且停下,决定用这句话当作下一次对嘉德罗斯讲述的开场白。从刚才起,嘉德罗斯一直从背后搂着格瑞,体温很热,垂目注视格瑞的样子却凉。而且他的表情丝毫没有好转,嘉德罗斯咬着牙,看格瑞的眼神和平常略有不同,隐隐约约让人觉得陌生。


「格瑞,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格瑞莫名其妙有些心慌,但还是沉着回答:「嗯。如果有关创世神的能源运作系统,我可以在带你参观赛场的时候详细告诉你。」


「不是,」嘉德罗斯摇头,他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该不该把这个问题问出口,但他显然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得到答案不可。他看向格瑞的眼睛,像是想努力看透他:「我问你格瑞,你为什么要救我?」


「救你?」格瑞愣了愣,他的思绪还停留在百年之前,想要下意识反驳,他从来没有救过嘉德罗斯,甚至是害了他。


「我问你当初为什么要带我回家!!!」嘉德罗斯突然提高声音,语气伤心极了,像一阵雷,轰隆隆滚过格瑞的耳畔,又像一场雨,劈头盖脸向格瑞浇下。


格瑞还没有回答,嘉德罗斯又连声质问,仿佛这些问题早已困扰他许久:「你到底当我是谁?救我也是因为他?对他感到抱歉所以才做这些你不想做的事,你从来没想过要一直陪我,对吧?格瑞,我说的对不对?!」


嘉德罗斯眼睛里的金色深得可怕,跳动着,有一团火,细看又像是拖着火焰尾巴的划过大气的流星碎片。格瑞情不自禁皱眉,不太能理解嘉德罗斯到底在意着什么。


「可是你们就是一个人,都是嘉德罗斯。」


话出口后,格瑞才意识到不妥,因为嘉德罗斯仿佛被什么刺痛一样,眼角抽动了一下。


「格瑞,」嘉德罗斯慢慢说,「我们不是一个人。如果易地而处,他知道未来有我的存在,想必也不会承认的。」


「……为什么?」


这委实扭转了格瑞的判断。如果嘉德罗斯一定要刨根问底,那么格瑞当初确实是因为一份歉意和责任才改变了自己的行程,决定照顾这个嘉德罗斯,因为嘉德罗斯之所以惨兮兮的出现在贫民区中心全是拜他所赐。之后,虽然知道现在的嘉德罗斯如同一张白纸,但格瑞有意把他推回正轨——王储、继承人、世间最强,那个被再多词藻赞颂也不过分的No.1。格瑞当然不会一直陪着嘉德罗斯,因为嘉德罗斯很快就不需要了。学走路的小孩子,一旦学会就会把搀扶的大人当作拐杖远远甩掉。格瑞有义务向嘉德罗斯讲述所有过去,但不会教他评判,了解事实后嘉德罗斯会自行决定该怎么做,复仇也好,放下也罢,不再和格瑞有关。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嘉德罗斯颇为自嘲,他今天的表现一直不像个九岁小孩:「因为我们从头到脚都不一样,拥有不同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即使遇见同样的人,可他扮演着决然不同的角色。」


「但这仅仅取决于你的角度。」格瑞坚持,想到第一次见到眼前的嘉德罗斯的那会儿,他绝对不怀疑他们的相似。


「不是的,你会明白不是的。」嘉德罗斯偏头,从另一边观察格瑞,但视线没有放开格瑞的眼睛,「比如说他不会对你这样做。」


格瑞一愣,自家小孩儿目光灼灼,意有所指,「怎么做?」


像是赌气,又像是等待许久了,嘉德罗斯就着他跪在沙发上的姿势,双手捧起格瑞的脸,让他脖子后仰,不耐烦地用刚才侧头的角度,嘴唇从额头、鼻尖蜻蜓点水地掠过,一路下行,最后咬上格瑞看起来薄、尝起来却丰润的双唇。格瑞想挣扎,脖子却一时被嘉德罗斯固定,只能僵持着。格瑞拼命扇动的睫毛挠得嘉德罗斯喉结发痒,身上电流一阵一阵的上下蹿动。但嘉德罗斯毕竟是小孩子,分辨不清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只会顽固地贴着格瑞的嘴,这已经是他炽烈感情的极限。


过了会儿,嘉德罗斯觉得格瑞冰凉的嘴唇热起来了,于是他放开格瑞,一个翻身从沙发背上跳下来。以防万一嘉德罗斯还悄悄把大罗神通棍掂在手上,生怕格瑞立刻翻脸不认人。


格瑞的眼下有一抹水色,还皱着眉在原地发愣。


糟了,把嘉德罗斯养歪了。这是他此刻唯一的想法。





TBC





* 死星,来自星战系列。

** 纯洁的亲亲的姿势有点拧巴,瑞瑞在沙发上坐着,嘉嘉在他身后,相当于是倒着亲上了嘴唇。大家自行想象一哈!

评论(10)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