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马场林】博多假日

  • 因为喜欢博多豚骨拉面团的突发!

  • 按我的习惯本来应该新建个小号,但大概只会写一篇所以懒得……(被打

  • CP:马场善治X林宪明。还原了部分小说场景(比如短裙盖脸(喂

  • 涉及微量剧透,微量R18



=============================

博多假日

 


 

马场善治从第一次见到林宪明开始就觉得他像一只猫。

大喇喇地叉着腿,坐在他侦探社的电视机前面,爱情多拉马里的男女主人公默默相拥,映得林的眼睛蓝莹莹,在夜里发光。那是一双吊梢眼,因为过于有神显得有点媚,不过拜“她”下压的嘴角和豪放的坐姿所赐,倒不会立刻引发人不合时宜的欲望。

在林宪明正式开口之前,马场都认为得用“她”称呼这个杀手小贼。这不是明摆的么?窈窕的身姿,浅金色长发十分柔顺,乖巧垂到腰部,红裙下一双裹着过膝黑丝袜的长腿,那双长腿毫不在意的盘在一起。

像是偶尔翘家不慎迷路的少女,连妆容都是甜美系。

但还是更像猫。神情桀骜难驯,下巴微抬,仿佛把自己当作某种人间观察员。

“竟然就这样在一起了?”

果然,他很不满,竟然自顾自地吐槽起多拉马的剧情。

马场的嘴角抽动了一下。

你倒是给我有点自觉啊,小子!不要当站在门口的我是死人吧?

哪怕是猫咪也至少警惕点——这么想着,马场善治握住门边的棒球棍,以标准的挥剑姿势向他迎头劈下。

 

 

 

之后的事情一次又一次证明林宪明先生不仅是只猫,也许还是最难搞定的那种野猫。这种猫,因为吃过苦,受过骗,于是完全摆脱家养小猫的憨厚单纯。又不像依靠乞食度日的野猫懂得谄媚之道,见到手拿食物和牛奶的人就会咪咪叫。它们完全继承了猫轻盈的灵魂,讨喜的姿态,却一意孤行,倔强漂流,以为能主宰自己和麻雀的生死,疲于奔劳之后才发现不过是撞破了早已写好的命运。

——不过只要碰见食物还是会一粒不剩的好好吃完的。

马场嘱咐林买的明太子,不仅第一次的牌子买错了,第二次也被林特意买成了另一家,反正要买五年份的,也许二十几天后林就能买对了。马场欲哭无泪,猫在厨房里一边数落他一边下豚骨拉面。什么牌子的明太子都是明太子,但会夸奖马场把博多豚骨拉面下的好吃并且连汤也不剩全部喝完的人却是绝对少数,不得不让马场心生好感。

林没有理马场这个邋遢男的叽叽歪歪,从刚才起就霸占了马场用来翻纸牌的电脑,不知道在忙着看些什么。

过不了一会儿,林自己报出了问题的答案:“Suqqu——”他叫的夸张,乍一听很惨痛,但其实饱含兴奋,“果然又出新色了,我看看,啊——宵渗的颜色也太美了吧!”

马场满头问号,和职业杀手相关的包括物理、化学、生物、枪械、制药、计算机等一系列背景知识他都相当熟悉,但从林嘴里蹦出来的几个词完全在马场知识的盲区。他从小厨房里探出头,看见林的手指正对着他电脑屏幕的某处拼命摇晃。

“你怎么了?!”马场唬了一跳,“Su……Suqqu是什么?还有YOINIJIMI。”*

林好像很不满他的打扰,恶狠狠地一撩头发,“你怎么不去问你的那个牛郎朋友。”

“呃……”马场有种微妙的后宫起火感,这感觉才是真他妈的不合时宜,于是马场飞快地换了个安全的角度,试探道:“所以你是想买这个?”

“啧,”林把马场的笔电飞快合上,啪的一声。“不买,太贵。即使是职业需要也没办法说服我这么干。”

沸水在炉灶上咕噜噜的滚动,马场这时候理应下林的拉面了,林喜欢吃软烂一点的口感,似乎这样比较符合他的家乡味道。但马场没动,他在想,其实林现在已经不需要省钱了。博多区人头均价大约是10万円,不管YOINIJIMI是什么,林多杀几个人总能攒到。但林老想着他还有母亲和妹妹要救,得拼命攒钱,即使妹妹的死讯已经上了日经新闻,林还是改不掉节俭的习惯。

还需要时间。

 

 

 

关于林的异装癖,马场也有想过其中是不是有侨梅的原因,他无从得知爱穿女装的兴趣是不是林从娘胎里带来的,马场也并不想去矫正它。

拜托,谁不想天天看见瘦弱短裙黑丝少女在自家沙发上毫无防备睡觉的奇景,连马场的朋友也天天开玩笑揶揄他:“马场,你可真能忍……”

不是这样的,要去撸猫咪也得看猫咪愿不愿意呀。也要负责照顾猫咪的心理健康状况才行。

“我说,林,”某天马场趁林刚结束任务回到事务所的时候逮住他,林应该是去杀了个女人,因为他换了一身新的绸面连衣裙,配上紫色的水晶蝴蝶挂坠,银链子掠过他形状孤俏的锁骨,黄色的西装外套还松松垮垮地挂在肩上。林也涂了口红,当然马场丝毫看不出今天的唇色和昨天的有什么差别。他哼着歌,听起来心情很不错。

但马场一只胳膊把林拦在了门廊和厨房之间,并且把林准备抽出小刀的右手狠狠别在身后。

“林,你这样,到底是?”

林宪明翻了个冲天的白眼,他今天没有戴假睫毛,所以这个白眼翻得相当轻快。“个,人,兴,趣——马,场,善,治。”

林宪明故意一字一顿地说,然后他出腿,以一个相当高难度的动作向上旋身,用大腿夹住马场善治的脖子。马场的手情不自禁松开,整个人向后倒去,于是林就着姿势骑到了马场的那张脸上,白色绸裙兜了马场满头。

“等,等等……”马场屏住呼吸,只觉得脖子两侧迅速发烫,他能感觉到林柔韧有力的双腿,还有那里温热柔软的皮肤,搭在脸上的裙摆轻的像梦一场,因为视线被阻碍蔓延的想象反而更加绮丽。

林好像很满意,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以后还问么?”

马场先是摇头,被林误以为是不老实,用膝盖狠狠地对他来了一下。“猥琐男,你只能回答问题。”

“不问了!”马场善治悲愤出声,然后他没忍住吸了口气,只有一股衣物柔顺剂的芳香味道,非常淡,像是矢车菊。

 

 

 

如果说那时候马场还没有想多,或者说没有参悟他主子的意思,在他撞破一次林的自△慰现场之后,这件事顿时成了你死我活的一根钢丝绳。

事情是这样的:

马场那天理应在晚上八点前回到事务所给林宪明做饭,可一时被仁和加武士的委托绊住了脚,约莫在10点才抵达事务所楼下。最靠右的两扇窗果然微微透着光,算算时间日十档也有林喜欢追的爱情剧,马场想了想,又到附近的便利店买下两瓶清酒。

他拎着手提袋上楼,老实说,事务所单薄的门防人效果几近于无,知道林不爱用钥匙马场甚至不怎么锁——这方便了马场用肩膀悄无声息地把门蹭开,结果迎接他的一幕让马场瞠目结舌。

林穿着他工作时最常用的那一身,黄西装白衬衫红短裙,可虽然好好披着西装,衬衫的扣子却一路解开到底,他灰蓝色的眼睛对那部爱情剧目不转睛,手却大方地探向自己的裙底。马场听到微小的咕叽咕叽的声音,红色的裙子被顶起一个诡异的角度,林缓缓叹出一口气,闭了闭眼睛,然后继续把目光投向电视荧幕。

然后他再没有发出任何别的声音。

当时电视里的男女主角在演什么,敏锐如马场善治也对这个细节毫无印象。他站在自己的地方的正门口,却感到全然的坐立不安。马场的背后爬上一层汗,又像是爬上了一只红背蜘蛛,可悲的是在马场能做出任何有效反应之前,正常的生△理反应快过了他的脑子。而今天马场先生的裤子并不宽松。

马场后退一步,明智地想到应该先撤再说,结果他的后脚跟碰上了在黑暗楼道中埋伏已久的可乐瓶。

“咔啦——”

林宪明迅速侧头,这只猫甚至嚣张的连手都没往回收。还是大△敞着腿,毫不遮掩,但林上扬的眼角在这时真是媚极了,有点水意,辣得马场浑身都痛。

“你……”身经百战的马场善治头皮发麻,话说出口底气十分不足,“穿着裙子做这种事?”

他欲说还休,意有所指。

林宪明瞟向马场两腿之间的眼神简直和他用来杀人的匕首一样锐利。

你就不变态么?

意思特别直白,马场无言以对。

 

 

 

如果你来自外地,又恰好是善于交际的马场先生的朋友,出于关心详询他近期的感情状况,也许会从热情的博多市民那里听到有关这些传说的只言片语。

如果你继续追问,那么马场先生到底有没有和那位女装杀手春△宵一度?博多市民会瞥你一眼,希望你瞪得圆圆的眼睛是用来看东西的不是用来吹气的,大大的脑袋里也勉强装着些可供思考的脑细胞。

——马场先生可是把背都挺直了,发型也和原来的鸟窝头大有不同,如果不是杀手常常将匕首架在侦探的脖子上,这件事可能发生么?

假设你继续不可救药的问出,那这和他们有没有春△宵一度有什么关系,也许好客的博多市民会委托什么人来让你吃点苦头。这么笨,也许头上挨两下会变的聪明点儿。

——马场先生都允许杀手将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了,你觉得呢?

或许你能让马场善治自己来回答这个问题。

之后当然发生了什么,但绝对绝对不是驯猫还没有完成的那一天。事后许久林给出了有关那天的事情的答案:“如果你那时候准备对我做什么,我裙子下面藏好了小刀等你。”

马场善治正压在林身上,按着他俩都喜欢的节奏律△动,虽然如坠云雾中,但这句冷冷的话还是把马场瞬间拖回了现实世界。他撩起林的头发,看着林灰蓝色的仿佛宝石一样的眼睛,“……小刀过分了吧?”

马场小心翼翼地说。

“有什么过分的,把你那东西剁了一了百……嗯~”

林宪明一声叹息,被马场的动作逼得消了音。

“很舒服吧?所以……留着不好吗?”

林宪明翻了个白眼,发现自己和马场说什么不靠谱的东西他都会信。

不过潜台词却很明白,如果马场唐突了他,那么今天的一切都会不一样。林厌恶所有的不对等关系,亦厌恶所有的悬而未决,拖泥带水。他曾经卑贱到骨子里,所以更知道尊重的可贵。林喜欢当杀手,因为这在博多是个正当职业,而且当人死到临头,会管不住把决定他性命的人当成救世主。这点尊严很可悲,但林宪明知道它很重要。

不过他对马场善治的要求是不同的。林默认了他们的合作关系,继而又忍受了马场自得其乐营造的饲养关系,因为那碗博多豚骨拉面里确实有温柔的味道,这让林宪明能尝试被另一个人照管。马场善治又帮他解决了那么多麻烦,但林宪明对这种一生一次的心动太过谨慎。他也许表现得比日常的自己更加讨厌一些,要求照顾,要求忍耐,要求对方被诱惑,又要求对方不为所动。马场有一次摸着他的头发感叹他好像猫,林无法否认。

有天他和马场一起去了趟便利店,两个人中间是妥当的十公分距离。他们买了明太子,这次终于买对了牌子,买了一把弹簧刀,林的匕首之前卷了刃,他们甚至找到了一瓶中国辣酱,林的眼睛都亮了,马场微笑着把辣酱放进购物篮里,和明太子并排。

也是在同一天,当马场从厨房端出两晚改良版豚骨拉面,发现林把钱包里侨梅的照片抽出,夹在了放在事务所办公桌上的空相框里。

他们都知道,这次假日不会结束了。

 

 

 


END




* SUQQU,日本滴一个化妆品品牌。

宵渗(YOINIJIMI)是金管的15号色,奶茶色,我觉得好看!

评论(14)

热度(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