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哥嘉哥

凹凸专用号
瑞厨,守序瑞右,主嘉瑞

【嘉瑞】神使奶爸 5

  • 年下幼驯染,目前8岁嘉X神使奶爸瑞,详细预警见1

  • 本章4500+,后半段涉及大量对元力设定的讨论,以及对世界观的暗示。有微量对结局和后期剧情的剧透,放心,不会(很)虐!

  • 本章最重要一句话已加黑,大家可以推理后续剧情,欢迎评论和我讨论哦!(超级好猜der


--------------------------------------------------


5 正轨

 


清晨,格瑞有些头痛地躺在床上,翻看终端里五花八门的招聘信息。不一会儿,他注意到格林大学正在招聘历史学教授,职位要求列了满满一屏幕:博士学位和多年教育经历暂且放下不提,还需要提供凹凸高级星历师资格证以及圣三一学会资深会员资格,最后竟然还有一场通过率为1%的终极面试。这条招聘消息底下的评论都是诸如「真不愧是No.1的大学,怎么也考不上的我心里平衡了许多……」、「只要有这两种证书中的任何一种都可以去应聘低级神官了好么,谁还愿意待在大学里啊!格林大学怕不是疯了。」所以,即使已经在平台上放了三年,这条招聘信息还没有被撤销,看来是三年没有招到一个人。


格瑞手指轻触,「申请」的绿色按钮上泛起一阵涟漪,他的个人简历和相关信息会被终端自动抓取,在几秒内传送到格林大学的招聘服务器里。对于招聘的结果格瑞毫不担心,只是有点担忧那群老学究太兴奋,别高兴得心脏病都犯了。


他低头,看向还趴在自己腰上睡得正香的嘉德罗斯,这才开始真正犯愁。


昨天他们忙活到睡觉的点,嘉德罗斯毕竟是小孩子,嘴上虽然没说,眼皮都困成了三层的。格瑞也被他感染得呵欠连天,匆忙洗完澡就想往床上躺。他刚从浴室出来,就看到嘉德罗斯睡眼朦胧地站在客厅里,好像在琢磨要不要就地躺下。格瑞一惊,想起他家根本没有多余的床,和第二套床上用品。


他再次检讨贸然把嘉德罗斯领回来的行为,但问题需要解决,格瑞不能容忍嘉德罗斯晚上睡在冰冷的地砖上。


「嘉德罗斯,跟我上楼。」格瑞说。


「嗯?上楼干什么?」


可能是因为困,嘉德罗斯的声音有点糯,还带点奶音,听得格瑞又是一阵心软,于是温言细语地解释道:「家里只有一张床,你和我睡。」


听完这话,嘉德罗斯蹭一下跑过来,疯狂催促格瑞:「那我们快走快走!」


格瑞忽然有些后悔。


当嘉德罗斯晚上不老实、各种伸腿抬胳膊,把向来浅眠的格瑞弄醒几次之后,格瑞开始真诚地为自己不假思索的邀请悔青了肠子,并且想立刻把嘉德罗斯从窗户里丢出去。可是……嘉德罗斯热乎乎的,体温比他高上很多,胳膊恰好能隔着薄薄的睡衣环住他的腰,像一整块为他量身定做的暖石,这份温暖恰到好处地缓和了格瑞的神经。格瑞叹了口气,从虚空中揪出一张纸巾,帮嘉德罗斯擦掉嘴角星点晶莹的口水。


——晚上的牛奶汤嘉德罗斯是不是没吃饱啊?


现在,第二天了,报时机器人已经来催过三遍,嘉德罗斯还是岿然不动,好像根本没有打算睡醒。格瑞想先起床,可是嘉德罗斯仍然不依不饶地搂着他的腰,随着格瑞起身的动作,脑袋在被单里蹭了好几下,但依旧没有睡醒的迹象。格瑞本来就没睡好,现在头更疼了。


「嘉德罗斯,起床……」格瑞试探着说。


格瑞没报任何希望,谁知道嘉德罗斯迅速睁开眼,眼睛里还是一片迷蒙的金色雾气,好像只是被一声呼唤猛然拽回到这个世界,但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嘉德罗斯对着格瑞的眼睛怔愣了两秒,然后直接清醒过来。


「格瑞!早安。」他笑得很愉快。


「唔……早安。」这会儿反倒是格瑞发愣了。


这时终端里响起一阵欢快的乐声,还放了几个全息的小型礼花炮,绽开的烟花幻影在格瑞的白色床单上散落。随后传来两遍「恭喜您被录用了」的播报,最后通话请求的按钮疯狂闪动起来。


「格林大学的马奈特教授想立即与您通话,格瑞大人!马奈特教授是现任格林大学副校长兼历史学系系主任,他的博士学位就读于……」


格瑞理也不理,随手一划,拒绝了通话请求。


「你找到工作了?」嘉德罗斯问。


「嗯。」找到一份工作并不比准备好一顿丰盛的早餐重要,格瑞简单地回答,把摊成大字赖在床上的嘉德罗斯拎起来,「抓紧时间,吃完早餐之后我们要出门。」


 


格瑞带嘉德罗斯采购了上学所需的一系列用品,校服、礼服、文具、教科书……那些伤被格瑞用治疗仪器强行治好之后,嘉德罗斯看起来真像一个从小就养尊处优的贵族小少爷,趾高气昂,无忧无虑。他和格瑞乘坐传送阵在城里穿来穿去,嘉德罗斯惊讶地发现这里的人似乎都认识格瑞。只要看到格瑞从他们身边走过,无论是行人、店员还是在街上各式各样的小机器人,都会以最恭敬的姿势向格瑞弯腰行礼,仿佛格瑞就是那高天上最清冷高洁的星光,他们压根不敢用双眼直视似的。


到了店里,每个店员都把能为格瑞服务当作无上的荣宠。她们小心翼翼,声音娇美,却因为紧张而不自觉颤抖。她们这么说:「神使大人,能为您服务是我此生最大的荣幸!请问……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她们的神情梦幻极了,嘉德罗斯不太怀疑,如果格瑞要她们俯身亲吻他的鞋,她们也会欣然照做。


连带嘉德罗斯也跟着沾了光,她们一定以为这个格瑞一直牵着的孩子也是神的使者,「您真是好看极了,您的金发和神使大人一样尊贵又神圣,愿您的光芒可以一直庇佑我们。」


嘉德罗斯差点没笑死,要是昨天的他来到这个地方,大概就和过街老鼠差不多。而不过是过了一天,只是因为他穿的光鲜了不少,身边还站着天然发光体一样的格瑞,所有人对待他的态度就变了,仿佛他从来都是衔着金汤匙的、了不起的大人物!这还是嘉德罗斯第一次听到有人称呼他「您」,却让他觉得分外讽刺。


格瑞对所有人公事公办,仪态端正却冷若冰霜,如果他准备买下这样东西,便冷漠颔首,如果他不要,就压根对捧着它的人视而不见。嘉德罗斯看得出来这样格瑞很不高兴,状态不对,在这种环境里浑身上下都不自在,眼神越来越空,像是即将溺水的人。嘉德罗斯有点心疼了,他捏捏格瑞的手,「这些够了,格瑞,我不要了。」


「好。」格瑞点头,脸色有点发白。


他们又乘坐传送阵来到嘉德罗斯将要就读的小学门口。格瑞把一个终端递到嘉德罗斯手上,说:「这里面的信息被我处理过,多半都不是真的,只是为了你入学方便而已。你直接拿这个去报名,不会有问题,我就不陪你进去了。」


我不想进去,格瑞的眼神这么说。


「好。」嘉德罗斯又捏捏格瑞的手,「你回家等我。」

 



嘉德罗斯没花多久就完成报名,从小学摸到家,还顺便把分管三年级的年级主任气得吹胡子瞪眼。旺仔牛奶在门厅热情地欢迎了他,说主人已经归家等待您多时了。


正午刚过,日落尚早。明天就要正式上课了,今天得把花园松好土才行。


嘉德罗斯走进客厅,发现格瑞换了一身长睡袍,手里捧着一杯热牛奶。他正在看什么东西,所以鼻间还架了一副眼镜,看起来相当文静。


「格瑞——」嘉德罗斯扑过去,「你在看什么?」


格瑞见他回来了,就把马奈特教授发给他的数百页的文献目录合上。他将眼镜向上推,有些严肃地看着嘉德罗斯:「先别闹。我准备和你讲讲元力。」


「元力?」嘉德罗斯的语气有点凉,「我没有那个东西。」


「你现在还没有。」格瑞纠正道,「这不代表你以后也没有。」


嘉德罗斯眨眨眼睛,眼下那颗星星好像也跟着闪烁了一下。他的表情仍然有些犹疑,但已经压不住兴奋。嘉德罗斯一直渴望变强,一直渴盼能拥有那种能力,就和王者矢志找寻他趁手的兵刃一样。可有时候即使他快死了,血脉深处那块缺失的拼图仍然残缺,从没有回应过他的呼唤。久而久之,嘉德罗斯其实有些失望,即使他绝对自信,也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没有。也许他的翅膀早已注定被折断,他要做的只是承认命运给他的答案。


可是格瑞说,这不代表你以后也没有。


「可是……」嘉德罗斯握紧了拳头。


「你应该见过别人使用元力吧?」


「嗯。那些渣渣,他们也有元力的。不过都没有什么用,有个渣渣的元力是弹弓,结果连只鸟都打不死。」


格瑞犹豫了一会儿,才小声说:「元力,其实是一种能源。


「……一种什么?」


格瑞摇摇头,跳过这个话题,回到刚才的问题继续追问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你知道怎么衡量一个人元力技能的强弱么?」


我都没有元力,这我怎么知道?嘉德罗斯本能地有些烦躁,但只要是格瑞的问题他都会尽力去思考。然后嘉德罗斯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未必难猜,他说:「是有关元力武器的大小吗?」


格瑞点头,忽然笑了,这个笑兴许是他对嘉德罗斯答案的嘉奖。「这是其中的一方面,不过是很关键的一点。


「元力强弱的表现直观来说取决于元力性质的表现。比如弹弓,既然这是一个元力技能,它的能力就应该体现在射击的精度、强度、瞄准距离以及操作速度上,所以如果它连鸟都射不死,那么只能说明它的强度表现很差,元力技能自然比较弱了。


「再比如说我的烈斩。」格瑞手心突然出现一把莹绿色的匕首,「它的表现是锋利,无坚不摧,以前我还有个名字,叫所见皆可斩,这也说明我的元力技能很强。」


格瑞叫嘉德罗斯让开一点,他手中那把精巧的匕首骤然放大,在半个茶几大小的时候定型片刻,然后继续变大,好像如果格瑞不加收束,它就能占满整个客厅。「虽然大小和重量不是烈斩的主属性,但它也可以变大,因为烈斩是我元力技能强弱的象征。所以嘉德罗斯,你说用元力武器的大小衡量元力技能的强弱,其实是对的。」


「哇哦。」嘉德罗斯没太顾得上听格瑞在说什么,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格瑞的元力。这把剑有一种特殊的凛然的美感,不容冒犯、不可弯折。格瑞原来修的是剑道,所见皆可斩,真帅!


「我见过最大的元力是你的……」格瑞敛眸,再次打住话头,他不太确定这一世嘉德罗斯的元力武器会不会是大罗神通棍,虽然格瑞心里这么坚信,但他不愿意给嘉德罗斯许下没把握的承诺。而且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接下来说的话才是事实:「我见过最大的元力来自于我曾经的好友。那时候巨大的箭头穿透云层,遮天蔽日,地表被砸开无数道裂痕。那时候真像世界末日,神却在高唱赞美诗。」


「箭头?好友?谁呀!」嘉德罗斯顿时不满,伸出一只手在陷入回忆的格瑞面前挥舞。


格瑞回过神,又对嘉德罗斯安慰地笑笑:「没事,这都过去了。」


「……所以呢?我该怎么获得元力?」


格瑞清清嗓子,又吸了一大口牛奶。「我当神使这么久,只见过两种获得元力的方法。第一,通过与神订立契约。年轻人唯有通过参加凹凸大赛才有机会短暂的接触到创世神,当你进入赛场,签下契约获得元力技能的一刹那,你和神的交易就开始了。」


「唔……」嘉德罗斯不置可否,「那第二种呢?」


「第二种是通过特殊的引导。你应该也注意到了,和你打架的人当中有人拥有元力,但他们绝对没有参加过凹凸大赛,为什么?因为元力从本质上来说,是属于个人的独一无二的天赋能力。元力技能是弓箭类的人,他们自身的精准度和动态视力也许就异于常人。元力技能是剑的人,他们大多本身就具有极佳的定力、耐力和灵巧程度。你的元力是天生的,嘉德罗斯,你的元力属于王者。」


「可我确实没有感受过。」


「那是因为你的元力很强,嘉德罗斯。」格瑞笃定地说,「圣三一学会总结出了一条定律,自行领悟元力技能的可能性与其强大程度成反比。」


「所以格瑞你的意思是……」嘉德罗斯咬紧牙,牙齿用力碰在一起,发出咯咯的响声。


「对,你到现在还没能自行领悟元力,恰恰说明它强大到超乎你的想象。所以嘉德罗斯,从今天起,我会通过与你交手帮你创造情境,督促你勤加练习。我相信我们能找到它。」


找到大罗神通棍。格瑞在心里补充。


「格瑞!」


小小年纪的嘉德罗斯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话,他发现原来当感情浓烈到极处确实会归于宁静。格瑞,嘉德罗斯再次默读这个名字,是格瑞给了他一切。若他有朝一日要报答,自然只能把拥有的全部都给他。


嘉德罗斯身形一动,突然冲上去抱住格瑞,用力得要命。格瑞被他勒得够呛,心说这是突然怎么了,知道能够拥有元力也太激动了吧,真不愧是嘉德罗斯,果然不改战斗狂人本色。


日后格瑞才发现他对嘉德罗斯抱有多么深的误解,而这误解又怎样把他推向了一个难以挽回的境地。多年之后,当格瑞站在整个世界的对立面,和嘉德罗斯一起踏上飞往广袤星空的航船,他会想起嘉德罗斯扑过来拥抱他的那个遥远下午。* 那时他才理解,原来嘉德罗斯对他的承诺早已许下,从未改变。

 

 


TBC




* 魔改《百年孤独》第一句话,希望书粉不要打我(顶锅盖

评论(35)

热度(254)